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HP设定】咒立停

这篇,继不继续写,随缘!

OOC,OOC,OOC

私设一大堆

﹎﹎﹎﹎﹎﹎﹎﹎﹎﹎﹎﹎﹎﹎﹎﹎﹎﹎﹎﹎

咒立停

第一章

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被关进这个箱子。魔杖不在手边。没有人会来“这个地方”找到他。各种方面工藤新一都直觉自己处于一个极糟糕的状态中。

手腕上的伤口还在缓慢地渗出血液,然后顺着腕滴下去,弥散在已经浸没了他因为勉强维持着半躺半靠而蜷曲起的脚趾的水流里。两只和小蜂鸟大小相差无几的飞鸟极快速地扇动翅羽,一次又一次地俯冲,啄痛他的伤口。

工藤新一侧头,将脸紧紧地贴和着冰冷的箱壁,咬住下唇小口地嘶气,竭力克制住自己想挥动手臂的欲望——开玩笑,即使他在上过黑魔法防御课后非常清楚的知道“黑鸟症”不会给人体造成实质伤害,所展示在被施咒者眼前、围绕着伤口啄食的漆黑飞鸟也是被施予的幻觉,可是处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他可没有平常那么好的定力稳定自己的意志,靠“平心静气”驱散幻觉以及幻觉带来的真实痛感。

况且现下这个情况由不得他默念咒语。

「可恶,真疼啊……再多坚持一会儿的话我可能就相信这个痛觉是真实的了……没记错的话那样即使克制住不做出类似赶跑飞鸟的举动、不用肢体行为反应内心意识,也得和这两只鸟“相伴一生”了…………」他一边自嘲地想,一边努力集中精神不让游荡在威胁念头边缘的思绪跑偏。水流已经慢慢的攀过了工藤新一的下半身,想必再过不了多久就会漫过他的胸口,直到淹没他整个人,把囚禁着他的巨大黑色箱子变成一个货真价实的漆黑棺材。

手腕和腿上的伤口都从刚开始流血时的微微发热变得很冷,感受着生命一点点丧失让他冷得都感觉心快要被冻住了:水已经漫至他的头部,在他耳畔汩汩流动。工藤新一极力仰面贴住箱顶,拼命呼吸着最后的一点氧气,水流因他无意识的扑腾掀起一个小浪,呛进了他大张着吸气的嘴巴里。他开始剧烈的闷咳,却怎么也不肯张开嘴了。

……我……需要……氧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坚持……不住了……
现在他的眼前是浮动的流水,澄澈透亮的光从透明的箱顶外照进来,就像曾经在夏威夷潜水时看到的那样漂亮。工藤新一感觉自己沉入了永远也坠不到底的深海,越来越深的蓝色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和意识。

温暖……舒适……我需要睡一觉……

水流在他放弃挣扎般微微张口时猛然灌入他的喉腔,冲进他的肺部。

胸腔里充斥的痛苦超出了工藤新一的想象。液体侵入肺部时是灼热的。突然,痛楚冲上脑颅,他觉得脑袋像是被钳住了,马上就要被压碎。耳内有雷鸣般的巨响,但刺穿一切的,是另一个人急切呼唤——*

“新一!别睡,清醒一点!”

……啊,原来还是有更糟糕的事啊。工藤新一勉强撑开眼皮向来人露出一个虚弱的、夹杂着一点心底不可忽视的悸动的微笑,在黑羽快斗骤然松了一口气又立刻慌乱起来时,彻底的昏了过去。

真是糟糕啊,被他看到了、如此狼狈的自己……

TBC.

*这一段是改自丹布朗《失落的秘符》,另外那个水箱的灵感也来源于这本书里的“感知剥夺水箱”。

改动这一段然后直接照搬是因为……不会写这种溺毙时的感觉,然而觉得用在这里……分外合适……

的确是我的问题,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请告诉我我会立刻删掉!(土下座

原文如下:

「胸腔里充溢的痛苦超出了兰登的想象。液体侵入肺部时是灼热的。突然,痛楚冲上脑颅,他觉得脑袋像是被钳住了,马上就要被压碎。耳内有雷鸣般的巨响,但刺穿一切的,是凯瑟琳的尖叫。」

评论 ( 2 )
热度 ( 8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