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那个设定的片段

顺带一提吃雷安和瑞金




01.

 

“……这里怎么会有一只猫头鹰啊?”

安迷修站在他偷偷寻得的训练的好地方的一边的灌木丛前,放下握着的两柄削制的竹刀,单膝跪下后拨开灌木丛中新抽条旳枝芽,小心翼翼地把看上去是翅膀受了伤的小家伙抱出来。

刚才还没看到,它的翅膀上有一道极似小餐刀划伤的痕迹,而且原先猫头鹰躺着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封信。他调整了一下抱着小猫头鹰的姿势避免碰到它的伤口,然后伸手把那封信拿了出来——摸上去触感上佳的信封用火漆封口,上面印出的华丽纹章竟让他有一丝眼熟的感觉。

「是哪个有钱人家的趣味啊居然用猫头鹰送信,不怕训练不到位猫头鹰在中途出了意外吗,」安迷修看过一眼后注意力就转到受伤的动物身上,「幸好不是特别严重,但是不及时包扎感染了也是个问题……看来今天的训练得延后了。总之,先去找“阿姨”要一点药膏和绷带吧。」

安迷修站起身,踌躇了一下决定把他的竹刀留在这里,然后就小跑向孤儿院的医务室了。

 

02.

 

“非常感谢您的帮忙,祝您度过愉快的一天。”

安迷修向外推开了医务室的门然后转身站在门口认真的道谢。“阿姨”笑了笑:“安还是这么有礼貌啊。小心一点别让人看到这只可怜的小家伙了,你也知道那群人……快点带它走吧,估计还有一会儿就有被打伤的小孩送过来了。”

“嗯我知道了,阿姨再见。”

安迷修再次恭敬地微微鞠了一躬,抱着猫头鹰一转身就撞上了一声呵斥:“安迷修!我们院里是不允许养这种来路不明的宠物的,注意一点影响!”

 

孤儿院的督查和“中介”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站在走廊的另一侧,督查厉声呵斥完后立马转头向那个陌生男人哂笑:“抱歉让您见笑了,丹先生。这个孩子就是您说想要带走的安迷修。”

安迷修微微皱了皱眉,目光隐蔽地扫向那个一直站在昏暗灯光找不到的阴影里一动不动的男人。那个男人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轻轻笑了一声,从阴影里走出来到他面前伸出手:“你好,安迷修同学,我是信中说将要来接你去学院的丹尼尔教授,请多指教。”

 

安迷修看着面前这个奇怪男人——他有一头白色的头发,那种看上去有点凝滞感的白色莫名让他想到了有时抬头看见的被白色云层完全覆盖的天空。这个自称叫丹尼尔的人虽然是在温和的笑着向他发送善意,声音平稳温和,有一种令人信服的感觉,可是他身上那种神秘莫测的气息和他完全不像是普通人拥有的浅金色双眼里捉摸不透的情绪让安迷修不敢放松警惕。

笑不达眼。安迷修暗自想到,他略略思索了一下选择谨慎的开口:“对不起丹先生,我没有理解您的意思。我并没有收到什么信件,请问您是不是记错了?”

毕竟还是个孩子,安迷修小心掩饰的防备情绪被丹尼尔一点不落的收进眼中。

 

“实际上,你可以看一看你放在外套内袋里的那封信,那上面写有我此次前来的原因。我们的送信人这次派出了一只经验不足的猫头鹰造成你没有事先得知消息,并且还麻烦你照顾它的伤势,对此我代表学院向你道歉。”

丹尼尔心情愉快的看到面前的安迷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TBC.


评论
热度 ( 1 )

© 月球引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