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森あす】Missing 8 number

接到关于接替森冢搜查官一职的通知时,鬼崎明日菜正坐在电视前看着对已确认身份逝者的名字的通报。她看到森冢俊的名字也在那一串表里。机械的荧光蓝上的白字明晃晃的,惹得明日菜眼睛发干。她眨眨眼,盯着那一长串意味不明的人名继续向下滚动。

……怎么会这样呢。

Missing 8 number/

基于动画内容,有出入,且私设很多,有对明日喵过去的捏造。也有借梗。有部分句子来源于动画里的台词。整篇文没有准确的时间线。

“”是对话,()是回忆,「」是网上的评论

文笔幼稚,cp感薄弱,人物OOC严重

能接受就请往下吧。

BGM: BIRDIE - illion

>>

01.

网络上对井之头池事件的猜测已经沸沸扬扬。

「这是集体自杀吗」

「……那么多的人都在同一个公园的池子里溺亡了,那个公园不会沾染上了不好的东西了吧……你们想,就像最近那个很火的红之亚里亚的咒术一样……」

「哇别说了,好可怕!」

「想也知道不可能是咒术好吗,世界上哪有什么魔法巫术之类的东西存在嘛」

「那你倒是说说看这个诡异的事件是怎么发生的啊」

「我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什么邪恶宗教团体的仪式,疯狂的信教徒受了蛊惑于是一起约定去死……之类的」

「明明你这个说法更扯好吗?!」

……

除了网络上对这个事件起因的好奇和探究,外界媒体也在尽可能的采访受害者的家属,妄图套出更多具有爆点的信息,好给自家报社争取一份独家新闻——因为惧怕被指责为侵犯受害者及其家属的隐私权,所以他们心有不甘的放弃了直接登门拜访的方式,转而选择围堵在遗体安置所外,向前去确认身份的受害者家属提出一些刺痛人心的问题。

——这些,都被站在台盛寺警戒线以内的鬼崎明日菜看得分明。

她忍不住捏紧了Skysensor的背带,直到筱山警官出声询问才回过神。

“鬼崎,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已经很晚了。”

“我不要紧,筱山先生。”“你要去哪里?正好幸崎要回局里,让他捎你一程吧。”

鬼崎明日菜轻轻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您了。去吉祥寺的迷你FM广播电台。”

坐到警车里后,鬼崎明日菜一直盯着窗外的夜景。



(“……抱歉,失礼了。”

“…………让我接替森冢先生的位置?”

“……是,我明白了。我马上就会到当地警署了解情况,麻烦您替我准备一份查验证物的申请表吧。”

“……森冢先生可能给我留了一些提示,我需要近距离感知一下。”

“……谢谢,麻烦您了。”)


“鬼崎小姐?”

鬼崎明日菜回过神,发现已经到了:“抱歉,刚才走神了。”

“……真的不要紧吗?你的身体……那个,鬼崎小姐在这里的行动结束后还是早点回家吧。”

看着年轻的警官流露出的担忧,鬼崎明日菜不自觉抿紧的嘴角稍稍放松了,“我会的。谢谢您。”

看着警车安静地开走,鬼崎明日菜垂下手,悄悄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街道旁的电台站里黑漆漆的,明日菜早就通过网页上的停播告示知道,这个曾在吉祥寺地区家喻户晓的电台主持人,早在七年前就去世了。

她走近那个建筑,调出手电筒照明,透过透明的玻璃向里面望去——是一个小电台应有的样子。她对着里面拍了几张照,准备明天早上再来。





真是莫名其妙。

鬼崎明日菜想。自从她从电视上得知了森冢先生的死讯后这一次的事件仿佛是脱了轨的火车:BL漫本证物、一个停播颇久的电台、消失的记忆、昏暗的水底和众多之人

还有那个在台盛寺看到的,站在自己遗体面前的理应死去的少年。

更别提在经过调查后发现他与这个电台渊源颇深。

夜已经极深了,明日菜不打算等待出租车经过。她一边往家的方向走一边思考。也许是夜晚很容易混淆人们的思绪,明日菜对事件的思考不多时就向着其他方向偏折。

——为什么森冢先生非得要死呢




她想起了自己接到受职通知时的情景:

手机已经响了很久了,而她直到电视结束对受害者的通报才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伸手接起电话。

与她通话的男人没有怪罪她的行为,只是通过电波传达而稍显失真的声音里也没有多余的感情:“鬼崎,森冢搜查官不幸逝世了。接下来就由你接手‘井之头池事件’的调查。”

当时的她张了张嘴,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接受了任务。

明明自己当时的情绪明显不太稳定,可是她没能对下达的任务说“不”,一个是因为这是她作为一名FBI的“义务”,另一个就是因为

——她想找出凶手,然后替森冢先生报仇。





02.

3年以前,鬼崎明日菜“心灵占卜术”的能力被发现了。

因为已故的父亲正是一名美国FBI探员的缘故,再加诸其他不便言说的原因,她改变了国籍,独自一人前往美国,接受FBI的训练。

种族不同带来的差别待遇也发生在青年FBI训练营里,白人们对这个有着堪称恐怖的能力的亚裔女孩纷纷避而远之。

鬼崎明日菜当时想,她是不在意的。

在休息室换衣服时、在食堂吃饭时、任务搭档组队时……那些目光瞥到她身上,很快就慌慌张张地移开了。

她想,不要紧的。

——直到有一天结束训练在休息室换衣服时,她看到紧挨着的储物柜被打开后有书掉了下来,她蹲下身帮忙去捡,正急急忙忙拾起物品的女孩低着头道了声谢,却在抬头接过书时愣住了。

那个白人女孩在怔楞过后猛地从她手中抽走了书,动作大的就仿佛明日菜要抢走她的书一样,接着在明日菜迷茫的视线中,那个女孩很突然的站起来,慌张地捏住自己的外套边缘,表情尴尬地说了一声“是你啊”,然后把手里的所有东西都又塞回储物柜并迅速锁紧柜子后,非常快速、甚至有些狼狈的跑出了休息室。

鬼崎明日菜带着困惑下意识地环视四周,发现那些聚焦到这个小事件上的目光都非常迅速的缩了回去,每一个人都是一张若无其事的脸。

——怎么会这样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已经跑出了休息室,找了间没人的训练室蹲在地上缩着。

——为什么会这样

——我什么都没有做不是吗

彼时她的脑海被这两个问题塞得紧紧的,要戳破气球般的酸胀感攥住她的心脏,胃像是沉沉的下垂。一瞬间她产生了要呕吐的感觉。

“需要我扶你起来去洗手间吗?”

鬼崎明日菜保持着捂着嘴的姿势稍稍抬头向上望去——

一个穿着打扮酷似钱形警部*的“国中生”保持着向她伸出手的姿势,平静地微笑着,“实在不舒服的话,需要我去请医务人员吗?”

“你……”嗓音变得干涩,鬼崎明日菜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困惑

——你不怕我吗?

对面的男生笑了起来,那是一种非常轻巧的笑容,慢慢看着就会平静下来。

“我为什么要害怕可爱的女孩子呢?”












*钱形警部:《鲁邦三世》里的东京警视厅警部,国际刑警组织鲁邦专任搜查官

评论
热度 ( 3 )

© 月球引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