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新】傲慢的人从来不做的事

一个两难的问题,但如果无法逃避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我从一开始就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抱有期待,工藤新一。


被刺激到了的产物,顺便证明我还活着

超级短打,胡言乱语总之不是小论文


傲慢的人从来不做的事/


“如果一条铁路的岔道口,一条岔道上立着“火车经过,严禁在铁轨上嬉戏”的牌子,另一条岔道上没有任何标示,因为它已经废弃了,不会再有火车从这条岔道上经过。十个不听话的孩子无视了那个警示牌,在危险的岔道上玩耍,只有一个孩子独自在没有警示牌的道路上玩耍。现在火车来了,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扳岔道,你可以选择不扳,火车会杀死那十个不听话的孩子;你也可以扳动岔道,让火车杀死那个听话的孩子。”

“你会怎么选呢?”



工藤新一推开了窗,招来了别的意义上的风和奇迹——纯白的怪盗静静地降落在工藤宅的阳台上,收起滑翔翼的样子就像收起某种大鸟的翅膀。

这是一个对于来访来说有些暧昧的时间。静悄悄的月色下,连路灯都失去了零星的光,深夜里仅剩的声响来自似乎过于熟稔的访客。

怪盗没有卸下自己的伪装。他径自走进房间,靠在屋内的书桌旁,手里有一下没一下抛着一颗“漂亮宝贝”,单片镜遮掩过的眼睛看也不看站在窗边没有动作的工藤新一。


问题来得突然也逾矩。可这所宅子的主人仅仅是皱起了眉头:

“对侦探来说,没有如果。”

“那一定要选择的话呢。”怪盗的发言十分迅速也让人哑然。他随手将天价的宝石搁在工藤新一堆满案件卷宗的书桌上,然后缓解无聊似的抽出一张资料看看。


侦探认真的思考了一会,但答案到底是什么他的心底早有定数。“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我会……”


任谁三番五次被挑衅都会生气。工藤新一看着怪盗突然抬起头朝他充满恶意的抛出一个笑,不由得顿了顿。

“无聊到这步田地的人究竟是谁。不想听答案就闭嘴离开。”


可怪盗还是那样对他轻佻地笑着。

“我从一开始就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抱有期待,工藤新一。”


“如果这个问题里的条件变更,十个孩子变成十个社会败类,一个孩子变成将制造出能拯救很多人的药剂的科学家;如果十个孩子无亲无故,一个孩子会有很多人喜欢他会有很多人为他哭泣,”

“如果那一个孩子死后会有人为他报仇杀死活下来的十个孩子。”


“你依旧不会改变你的顽固与傲慢。”




FIN.


如果有人想听具体设定的话来和我聊天啊(喂

评论 ( 11 )
热度 ( 46 )

© 月球引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