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快新】告白

侦探追逐着怪盗来到了楼顶天台。

——就像他经常会做的那样

一切似乎没有不同,但好像有些什么悄悄的改变了。

         “名侦探。”

当工藤推开通往天台的那扇消防门时,他听见快斗在叫他的名字。

——是快斗而非基德,明明是两个DNA都相同的生理学上解释的“同一人”

但工藤就是知道他不是,即使那个靠在天台边缘仰头察看宝石的背影一模一样。

快斗的声音沾染了基德的凛冽气息,变得有点不可捉摸。  

         “Kaito?”侦探疑惑,“你怎——”

         “新一。”那人突兀地开口,非常不绅士的打断了侦探的话。然后不明所以,让人摸不清头脑的接着说了下去。

         “他们是我一生的枷锁,”他的目光平远的望向无止境的天,双拳无意识地攥紧,修得圆润的指甲深深嵌入柔软的掌心。 

         “现在我自由了。”

他忽地的释然地笑了,被单片眼镜修掩的右眼露出了自信耀眼的光芒,以往所背负的如杀父之仇、侦探与怪盗的敌对关系、组织的追杀……在此时似乎永远的卸下了,也许。 

         “从现在起,我再也不是怪盗了。”

他张开双臂拥抱身边飞逝的风。

——它们在他的怀里微语

他愉快地想到,紧绷的脸庞柔和成轻松的、以前无束的时光。

      
怪盗向前进一步,像高傲的鹤立在了天台的边缘,而此时,侦探却感觉自己离这只离群索居的鹤进了一步——至少他现在再不会对着自己摆出poker face了。 

——这起码是个不小的进步

侦探默默地想着,转身学怪盗那样惬意地靠着栏杆。

        “呐,名侦探。”哟唷又转变成基德了,工藤无奈地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在听。

        “你说以后的我们,会是以一种怎样的身份相处呢?”完全不像疑问句,怪盗的语气里也没有任何对未来的迷惘,那双灰蓝深邃的眸子望向面前人时,携着隐隐的暖意,隐去自己想吐露的心声,由衷的期待着,期待侦探的反应。

心下了然,眉眼弯着一个惬意的弧度,侦探淡笑着反问, “不知怪盗先生意下如何呢?看来已经想好了啊。”

        “大侦探这么信任我的判断啊!” 怪盗愉悦的笑了起来。 

        “那么,做我的恋人如何?”

        

突然出现在侦探的面前单膝跪下,伸手往虚空中一握,凭空在指尖绽开了朵娇艳欲滴的蓝玫瑰,层叠的花瓣上还沾着昨夜微凉的晶莹,摄人心神。

低沉磁性的声音仿佛罂粟,带着蛊惑: “蓝色妖姬,代表了我对你的爱与倾慕。那么现在,你愿意接受我吗?”

眼见花梗上的刺犹存,工藤露出了然的笑意。透过微微绽开的花瓣,他仿佛看见了面前送花的这个人准备魔术与玫瑰时眼神的温柔,随着他坚定长久的默契与信任悠悠传递到自己眼前,那些曾经未明了的感情,那些迟迟才醒悟的心意,那些孤独时泛滥的怀恋,在他们之间,脉脉流动。

工藤伸手,毫不迟疑地接过,不理会彼此掌心的刺痛。

      

         “好。”


短FIN.

        


听到侦探满意的回答后,怪盗长舒一口气,一只手无意识地把玩起新到手的宝石。

        “前提是你交还宝石后还能在零点前回家的话。”

        “咦——新一你不是认真的吧?!”原来淡定的扑克脸瞬间破功,怪盗毫无形象地大叫,“可还有十分钟就零点了耶!从米花大酒店楼顶回去少说也二十分钟唉!”

         “那就要靠你自己了,亲爱的小偷先生。”

工藤愉悦地笑着,朝他扬了扬手中的玫瑰,转身慢悠悠地从楼梯走下,完全不管不顾怪盗可怜兮兮的样子。

       他被耍后的表情真有趣。工藤恶质的狡黠一笑,转而又想到什么,白皙的脸上染上红晕。

——都被告白了,这样小小的报复一下没有问题吧……


真FIN.

评论 ( 7 )
热度 ( 59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