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快新】那日所见的光

【中秋国庆活动】那日所见的光
 

「刹那间铺天盖地的光,贯穿了生命中的燥热和温凉。」

高楼开始震动起来。
身处负二楼的两人迅速结束了咄咄逼人的审问,不约而同的震惊地抬头望向一片黑暗的层顶。
尖锐短促的警报声像是刺耳的哀鸣,回荡在仅有他们二人的地下停车场。

        “喂喂这很不妙吧大侦探,我们能先和解拿了那维系着你生命的资料逃出去后,再来探讨我为何要成为‘KID’的原因吗。”

现任怪盗基德下意识抚住礼帽的帽檐,素来带着轻浮的调侃中掠过瞬间的诧异和被扑克脸镇压下去的慌张。
被点名的大侦探颇为烦躁地拔出不知何时回到自己身上的枪,利落地上膛后扣动扳机连发数枪,将一辆保时捷的后座车窗击碎,探身快速地取出座位下的一个U盘,转身冲向唯一还闪着隐隐绿光的紧急通道,重心几乎都移到前半身,夺命狂奔像是找到了逃生的希望,一大步一大步用榨干身体的力气向着半掩的通道口而去,仿佛那一刻不停的警报是勾人性命的鬼魅,在更深处的黑暗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声。

基德同样飞快地冲向逃生通道,此时全然没有了玩笑的心情,一抹凝重沉沉的压在他的眉峰上。
该死,那个Vodka居然不计后果的按了起爆器,真不愧是GIN忠心耿耿的走狗。
平静的表面下基德狠狠地鄙视着疯狂的组织成员,一边祈祷大楼不要坍塌的过快。

而当钢精混泥土石板砸下来时,他还是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我艹!”

x

等那阵撕裂般的痛感从大脑中排走还得很长时间,基德勉强撑开眼皮,不出所料的感受到了黑暗与越演越烈的疼痛。他伸出没被石板压住的手,费力地摸向自己的腹部。
         “嘶——痛痛痛痛痛!”

他夸张的大叫出声,触电般收回手,感受着手刚刚触摸到的腥热滑腻,内心顿时有点糟糕。

正在他恍恍惚惚的时候,一阵压抑的呻吟从身侧传来。
他吓了一跳,由心地觉得事情越发糟糕了,忍不住怀疑以往超Lucky的体质是否在遇到名侦探时效果就会像大甩卖一样打个一折。
尽管他已经觉得这事倒霉透顶了。
默默的开启弹幕刷屏般的内心吐槽,却还是忍不住分心来关注宿敌的安全。
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他只得靠尽量小心翼翼的摸索来检查名侦探身上的伤势。
整个过程很缓慢,他像是在仔细的用触感保护一颗稀世珍宝,动作轻柔如羽毛落在工藤新一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最后落在工藤新一的脸上。

手指忽然移不动了。

卸下了伪装,黑羽快斗沉默的在一片漆黑中盯视着工藤新一,眸光的炽烈要将他自己的眼烧伤。似乎保持一动不动了很久,他狼狈地逃也似的移走了投注在工藤新一脸上的目光,像是碰到了烫手的东西般抽回了手。他低下头看着身前的黑暗,眼神飘忽,仿佛工藤新一带有审视意味让人无处遁形的眼睛,正在锐利的扫视着他整个人。

他发出一声咽进喉管深处的叹息。

x

他们在这片废墟里撑过了一天,两天……
救援部队不知有谁从中作梗,一直没有抵达郊外这栋高大,但现在已经坍塌的地方。
期间工藤新一醒了两次,每次黑羽快斗还没来得及凑到他唇边听清他说了些什么,轻微的呢喃声已经消失在那紧紧闭合,不肯施舍般吐露一字一句的嘴里了。

时间在一片寂静的荒芜中流逝,黑羽快斗的手从石板下挣脱出来。当他已经无聊的要去修复自己损坏的滑翔翼时,终于撑到了救援。
名侦探上衣口袋中的侦探勋章里,传来毛利兰欣喜的哭泣声。
勋章的那一头,有人承诺很快就会来救援,并将为他的KID身份进行保密,作为一同摧毁组织协力合作的行为,将功抵过。
工藤新一在他断开联络后彻彻底底的清醒了过来,因此黑羽快斗没有错过他醒来的一瞬脱口而出的“兰”。

黑羽静静的在黑暗中感受着这一切的发生,突然很想笑。
潘多拉毁在之前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中,父亲的死因也因组织成员的落网而查明,凶手已经受到裁决。

而他,则可以不用背负任何的包袱,继续作为一个成天与青梅嬉闹的普通学生生活下去了。

多么值得庆幸的结局。

x

两个人在无边的沉默中等到了一丝光,那光线在他们的脚边落下了一个小小的光斑。

尽管是多么微弱,但就是如同救命稻草般的希望。
隐隐可以听见外面略显嘈杂,此时却不亚于天籁的询问声。外面的人焦急间救援人员已经开出了一条可逃出来的洞口,工藤新一正要起身时被黑羽快斗拽到怀里,多天以来消耗热量而略显冰凉的手心,轻柔地覆在了他的眼睛上。
       
        “你干嘛。”
        “哈?!因有光线啊你也——”
        “这我当然知道啊!——人的眼皮的作用。"注 *

侦探扭头恼怒的问话在听到黑羽平静的解释时也顿时像一团燃着的火被劈头盖脸的水浇熄,反驳的声音越见微弱。胸中起了阵阵烦闷,有一种排遣不出的烦躁。踌躇片刻,他最终还是放不下高傲的自尊心,强忍着莫名其妙的烦躁,低声闷闷的道了一声谢。

        “那个……姑且谢谢你。”
        “不用谢。”

于是变成了黑羽快斗在黑暗中牵引着工藤移动。
很快洞口就在眼前,浓稠的阳光流泻进来,照亮了心中小小的一团火焰。就在快要爬出去时,黑羽犹豫了一下,被捂住眼睛的工藤也就顺从的停了下来。
他只是感到搂住自己手臂紧张得僵硬了一瞬间,接着黑羽淡淡的声音传到耳边。

 “没事了,走吧。”

那是工藤新一听过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从他低着头紧闭双眼钻出那片废墟,毛利兰流着泪扑到他怀里时,他眯着眼瞥见那个狼狈的家伙站在原地,好像不被刺眼的光线困扰般看着他们相拥,不置一词,表情平静地让工藤新一觉得有些莫名的生气。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那个人就若无其事般转身走向了等候着的救护人员,安安静静的上车接受治疗。
两个人就这样分道扬镳。

工藤新一永远也不知道,那日一个名叫黑羽快斗的少年在逃出废墟时郑重其事的隔着手背,在他的眉心落下了一个几乎不带触感的吻。

那个吻温凉如水般,隔着手背沿着虚空滑过他碧空色的双眸。
像是一直要吻到心里,那样的虔诚。

工藤新一同样也不会知道,那日那个名叫黑羽快斗的少年在逃出废墟时抬头看见明晃晃的阳光,却温柔地让他想落泪。

他舍不得闭上眼,怕稍不留神就失去了那团氤氲在视线里少年挺拔好看的影子。

「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接触,不敢深究的情感,在那一刹那满足了私心,他几乎喜极而泣。」
 
「因为你是他的,灿烂千阳。」





END.

注*:人在黑暗中瞳孔扩大,以便接收更多物体的反射光看清物体。长时间待在黑暗里,一旦走到阳光下,瞳孔就会持续快速的缩小,引起瞳孔括约肌痉挛、疲劳、眼球胀痛,甚至头昏目眩。



 深夜偷偷打字的产物,OOC啥的在所难免……只要不打脸揍我都行!

评论 ( 17 )
热度 ( 38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