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快新】 Distance rift

距离感(关系裂痕)三十题

出处不是很清楚,很抱歉不能给出题源

本次使用题目:

1、不再落在我身上的,你的视线

5、第二顺位

10、我的在乎,你的无所谓

14、放我的鸽子,却和别人约会

欢迎指导扔刀w

>


14、放我的鸽子,却和别人约会

青子和惠子在逛街时看见黑羽拉着另一个少年的手臂,然后巧妙走位将其拖进了人头攒动的甜品店里。

中森青子有些气结。昨天她邀快斗出来逛街,谁知那个一整天都懒洋洋的家伙嘟哝着“谁要给你这个购物狂拎包啊”,三下五除二收拾好背包就想提前翘课走人,她只好和颜悦色的劝阻他最好明天乖乖出来当苦力。黑羽快斗猛地一闭眼与中森青子包上的鱼挂饰迅速拉开距离,低头认错的态度也像那么回事。

结果呢?

害她中森青子生生在冷空气中等了半天,白白浪费了她30分钟的购物时间。

不过……刚才的另一个少年好像是协助爸爸抓捕基德的工藤君?

嗯……

X

昨晚的中森银三分外心累。

起先是一个总要来基德预告现场捣乱的小鬼头。他在手下警员“看,是基德克星!”的一顺溜敬畏目光下读出了“基德果然不会随便对小孩子出手”的丝丝羡慕和对基德恶作剧的心累。

再后来,是对基德居然没有赴约的怔愣。

奇怪呀……老天要下红雨了吗……

中森银三摇摇头,保险起见还是来到了可能的基德的落脚点。

刚准备拉开天台门的中森警官被他从门缝里看到的一幕shock在了原地。

艾玛说好的基德不会对小孩子下手的呢?

天台上的基德挂着一个傻[哔——]似的笑容一把捞起了“基德克星”窝进怀里,然后任由怀里的人挣扎,展开滑翔翼自带着bilingbiling的闪光就飞走了。

全然不管不顾留下的中森警官在瓦斯一样粉红的迷之气泡中的碎裂表情。

中森银三真的不知道原来他追查八年的基德是个恋童癖,同时他也完全不想知道毛利家的那个孩子今晚回去没有。

阿门。

颤颤巍巍的扶着楼梯扶手下楼的中森银三,在严肃的思考着。

X

据#不知道老爸为何变憔悴的脸色但逛街逛的特别满足#的中森青子称,今天的甜品店里有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10、我的在乎,你的无所谓

——I'm in a trance or something *
         我痴迷其中 有些意乱情迷 
   ——His mind is not , no
         他的心却丝毫的不受影响 
   ——As sharp as all his diamonds
         像他的钻石般尖锐锋利 

「你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什么实际意义吗。」

对面侦探锐利的目光扫视着他,那种被看穿的感觉让他头皮发炸,同时他也病态的享受着这种浑身秘密被无礼之徒撕扯开摊在彼此面前的愉悦。

「怎么,名侦探对这月下相会有何不满?」

「不,区区评论家怎会因为即将被看穿所有把戏的艺术家而感到不快呢。

   好心提醒你一句,牢饭里是不会有鱼的。」

工藤新一举起了手中的左轮,脸上自信的笑意扩散得越来越大。

「The time of the game is over , KID.」

5、第二顺位

「抱歉,我吵醒你了吗?」

中森青子从开着昏黄灯光的车内悠悠转醒,她靠着车里的枕头,微眯着眼对准视线里男子模糊的轮廓摇头。

「并没有……」

话一出口便发觉自己的嗓子出奇的干涩。她不自在的小声咳嗽了一下,然后面前立刻出现了一个保温杯。

「喏,这是早上准备的豆浆,应该还是温热的。今天一天,辛苦你了。」

中森青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薄樱色,她赶紧接过保温杯,在触到那人微凉的指尖时缩回手,低头小口啜饮着里面温热的液体,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杯中飘出的暖意熏的烫人。

「我去把工藤君送到他家门口,马上就回来,你要不再接着睡一会儿?之后大概还有十五分钟到家。」

闻言,中森青子怔了怔,脸上的红晕散去。她不适的抿唇,从喉咙深处发出一个单音节。

「嗯……」

然后她看见这个男人动作轻柔的翻出一条薄毯给她盖上,力道轻缓的关上车门。

“嘭”

声音不大,却也足够让她清醒过来了。

1、不再落在我身上的,你的视线

— —如果无法站在你的面前真真切切地向你表达出来,等在原地也不会有任何令你停下来、回头注视我的可能吧。

十七岁的毛利兰并没有等待太久,她心心念念的那个少年侦探便强势回归,以【携手警视厅侦破国际组织】之名,横扫了各大报纸的头版。

可是兰以少女独有的敏锐发现,以前那个有些臭屁自大爱在媒体前嘚瑟的青梅竹马,并没有出现在头版的巨幅照片之中。就连他的归来,报纸上也只是堪堪提了几句,然后在长篇的报道采访中就没有再看见他的影子。

虽然有些疑惑,兰也并没有多想什么。她现在恨不得立马逮到那个家伙,让他尝尝几次放少女的鸽子是什么后果。

(哼,我“全国高中空手道关东大赛冠军”之名可不是白来的!)这么想着,准备去上学的兰忍不住笑了起来,引得躺在办公桌前的毛利小五郎不由得嘀咕。

「什么嘛不就是那个臭小子回来了,至于这么高…」

「爸爸!」

「好好好我不说了,兰你该去上学了吧」饶是毛利大叔看见兰突然羞愤的举起拳头的样子,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后颈窝嗖嗖嗖的凉。

「爸爸你也真是的…记得少喝一点酒还要工作呢。」

「知、知道了,我尽量就是……」

「知道就好。我出门啦」

「啊啊兰啊,走好」

「哟,兰。」

这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一天。

他们之间竟然没有任何过多的交流,而且在放学时二人以往行走的小道上多了一个人。那两人讨论的激烈,至于忽略了身后一直默默跟随着的她。

兰突然哑口无言。

「啊,这么快就到家了呢…」

「那么,嗯,兰明天再见!」「兰小姐再见,祝晚好。」

「明天见,」

「新一君,还有黑羽君。」

>





END.

*改了Maroon 5的This Summer's Gonna Hurt Like A Motherfucker 中的一节

评论
热度 ( 52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