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快新】一个晚上

01.

“快点把宝石还回来。”

工藤新一瞥了一眼同伴和自己被愚弄的狼狈样,蹙着眉开口。

“你叫我把宝石还给你我就还给你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白衣的小偷漫不经心地伸手抚住帽檐,在瞥见一边黑着脸的白马探后暗自发笑。

有趣。他饶有兴味的想,说不定他知道了如何让今晚再变得更有趣一点。

他突然从栏杆上一跃而下,闲庭信步般逼近了工藤新一和白马探。

“别紧张啊大侦探们,”基德扫到白马探暗暗握紧的枪支,无奈地耸肩,“这不是我想要的宝石,所以就还给你们算了。”

他和名侦探还有点距离。想到这,他索性不管不顾白马探的存在直接靠近工藤新一。在工藤新一戒备的注视下,基德出人意料地弯腰托起他的手印下一吻。

“不过呢,”基德玩笑般收回了冷冽锐利的眼神,褪去狂妄不屑后的声音轻快的就像是平日的那个高中生刚刚完成恶作剧,“既然名侦探难得任性一次,我当然也得向我最忠实的观众提供一点小小的奖励啦。”

他赶在工藤新一甩开他的手前主动退后几步回到天台的边沿,看似不经意地抛了抛手里价值连城的宝石后懒散地打了个响指让它消失不见。

想了想表演是该落幕了,基德没有去管高楼下后知后觉赶到的警察们的骚动,准备向面前的两位侦探告别。

小偷先生夸张地行了个脱帽礼,掌间滑落的烟雾弹不太礼貌的阻碍了两位侦探的视线。 

工藤新一和白马探捂住口鼻挥手想要扫开这些恼人的烟雾,勉强识别出方向后冲向刚才基德站着的地方。工藤新一下意识伸手去掏麻醉手表,却发现不知何时基德已经把那个危险的小玩意儿没收了。他咬咬牙低骂了一声,和白马探一样扒着天台的栏杆看着那个讨厌的家伙飞远。

等到白马探收回郁闷的目光后才反应过来他的同伴今天有点不对劲。

然后他又想起来今天基德也很不对劲。

不,今天一整天都不对劲……突然就陷入沉思的白马探猛然一抖,回想起基德离开前发生了什么——基德好像是吻了工藤吧……

他觉得自己有点头昏,反复确认脑海中回放画面的细节后又忍不住一个寒颤,浑浑噩噩地抬头目光复杂的看向工藤新一——然后他觉得自己可能得去做个脑部检查。

就在白马探还在被自己的新发现所震惊时那边厢的工藤新一抿着唇从贴近心口的口袋里翻出了被盗走的宝石还有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花,附赠的一张小纸条工藤新一瞟了一眼后突然面无表情的把它撕得粉碎,扔下碎片后他没管白马探径直就往回走。

但他耳尖染上的薄红白马探想怎么忽视都办不到。

而停在栏杆上的鸽子终于扑腾着翅膀飞走。





02.

隔天一早白马探就顶着疲惫乌青的双眼和满脑的焦躁去找服部平次。

他熟捻地拉开已经出入多次的服部房间的滑门,一把拽住了正在整理校服的服部平次的手臂。

见服部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白马探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他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不过抵不住昨晚刺激的画面一直在脑海里循环播放,他憋了半天,最后踌躇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困扰了他一宿的疑惑。

委婉的,含蓄的。

“你……听说过与亚森罗宾握手言和的福尔摩斯吗?”

服部了然地挑眉,这言下之意他再清楚不过。内心拍桌狂笑着,服部面上还是得淡定自如。于是他很平静的看了白马一眼,见怪不怪的表情让白马探差点喉头一梗。他淡定地拿开白马抓着他的手,后退整理好衣领拎上包就走人。

只是在与白马探擦肩而过时不闲不淡地应了声。

“哦,但是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绕路夜访工藤宅的黑羽快斗了。”

“再不济也是对工藤动手动脚的讨厌小偷。”

关上滑门时服部忍不住回头同情的补了一刀。

白马探像脑回路断裂了一样愣是站在原地回味了半天服部平次悠悠的回答,然后像是咂摸出了个什么,游魂似的在服部静华担忧的眼神中顶着不甚灰败的面瘫脸走了。

等到离服部家游荡出一段距离后,他才木讷地掏出手机,嗯嗯呃呃的应付完管家关心的询问,半晌非常平静地对另一端有些担忧的管家吩咐到:“今天帮我跟学校请个假,就说……就说我还有棘手的案件没处理完好了。”



END.

抱歉这么潦草的结束了……
意念@BW血狼先生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