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快新】花吐き病

※大概是   快→→→→←←新
※一个片段,写的很蠢

※但还是不要脸的跪求吐槽和评论

 

>>

听完黑羽快斗近乎慌慌张张的解释,工藤新一最终还是没忍住,捂住肚子大笑了起来。

“居然嘲笑一个很认真的在苦恼的人,名侦探你很过分欸!”

黑羽快斗猛地抬起头,盯着工藤新一的眼睛不满的嚷嚷。

“好、对不起,我不用这副表情看你了。但还是……抱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名侦探!!”

“我错了,真的。”

工藤新一努力收起脸上的笑意。微微绷着的脸部肌肉显得他的表情十分古怪。

“你蠢吗居然不去告白?花吐病拖久了可是会死人的哦——?”

这话太欠揍,可恨的是这个罪魁祸首一点都不知情。好吧,现在生气也是双倍的。被“噌”一下惹毛的黑羽快斗一急,索性提高了音调大声喊了出来。

“就是看你这个样子我哪敢告白啊?!”

“……”

黑羽快斗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死死地闭上嘴沉默不语。

“……”

“哈?你…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突如其来,不,简直是无法预料。工藤新一被理应不可能存在的告白吓了一跳,连带着原本理直气壮的语气也变得别扭起来。

陷入对自己行为的懵逼状态的黑羽快斗第一反应是推脱——

“我没说喜欢你这个自恋狂!”

“你说喜欢——等等,谁是自恋狂啊!”

工藤新一下意识接了一句。老半天才慢慢悠悠转到正常轨道上的侦探思维不管不顾他脑袋里的混乱,愣是思路清晰的分析出了一个既定的事实。

——黑羽快斗,喜欢工藤新一。

这太可怕,饶是冷静如工藤新一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黑羽快斗那家伙,装模做样的小偷先生,喜欢他他他他——

“你,”工藤新一颤颤地开口,“你刚刚说了什么……”

黑羽快斗终于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木已成舟,没法再回头了。

于是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摆出poker face装作很淡定的大声说。

“反正我就是说某位一点都不可爱的先生啦!”

这个大声的确认砸实了工藤新一刚才听到的一切,也重重的“哐当”一下震了个他恍恍惚惚,语气也飘乎乎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谁、谁管你。一点都不可爱真是对不起了啊……”

黑羽快斗眯起眼,看到有薄红悄悄晕染上工藤新一的耳尖。

他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莫名其妙的紧张了起来,视线在对面避开目光的工藤新一身上转来转去,目光掠过他被微风轻抚起的发丝,领口未扣好的一颗扣子,攥紧衬衣一角的修长的手指,最终落在他的唇上。

他突然感觉自己有些该死的,自制不住。

工藤新一还没从刚才的尴尬中缓过神来,感觉有人靠近下意识一扭头就看到黑羽快斗贴的极近的脸。

“唔哇!你,你干嘛!”

而黑羽快斗只如魔怔了一般,也不理会他的反应,扣住工藤新一的手腕将他扯进怀里。

这一牵扯,工藤新一还没站稳,就感觉有温热的鼻息轻轻扫过脸颊。

他猛地一僵。

“额、嘛,就一小下……”

黑羽快斗小声的嘀咕着,一点一点地靠近,缓缓的动作惹的工藤新一脑内一片空白。

黑羽快斗他他他他他他——

“喂!你要干什么,等……”

有轻柔的触感落于唇上。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48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