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快新】等值

*我的错,要说的话他们都比这好了不知多少倍一言难尽
*里面另外一位人物的设定大概就是黑羽关系很好的友人但和工藤不太熟所以看法会有些片面这样的……
*很短





        等值

>>>

欸。黑羽快斗眨眨眼,从面前蛋糕堆积出的香气中抬起头来。“辛苦?是在说新一吗?”

不是啦拜托,是在说你呀黑羽。对面的人一脸无奈的回答。如果是没有听清的话,那我再说一遍好了。

黑羽——很抱歉唐突了,但是——

和工藤交往不辛苦吗?黑羽。

“啊?”努力与又一块香芒乳酪慕斯奋斗着、终于心满意足地咽下最后一口的黑羽快斗小小的被惊讶到,滑进食道的甜香稍稍有些腻得不适。“…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是说啊。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看隔着一桌甜食那个家伙的脸也不像是在有严肃的思考这个问题。

工藤他,相处起来不会觉得很冷淡吗?平时说话也有点刻薄的样子,像黑羽你这样热情的人,与工藤交往的话,得不到多大回应却还继续在单方面的付出,不会很失落吗?连爱好的魔术甚至也会毫不客气的当着面拆穿,身为恋人却一点儿都不捧场什么的……

“哈原来是这个——完全没有的事儿哦。”

重新一头扎进黑森林的黑羽快斗鼓着腮帮子,边咀嚼边含糊不清地回答道。他灰蓝色的眼睛刷上一层薄薄的笑意,像有星点的光亮闪烁。“新一他啊……有时候的确很气恼人的,不懂情调还总喜欢把事情藏着掖着不说。而且刚才你也说了是吧是吧,一点都不来鼓励一下我的魔术啊真是可恶!明明魔术就是让观众们来享受的有必要那么现实吗。还有那个木头脑袋究竟是把约会误会成什么啦,那么浪漫的、全世界的情侣们都在庆祝着的节日,居然让我、堂堂大魔术师黑羽快斗先生,陪这个绝对是浪漫细胞都死光了的笨蛋名侦探,在家里待了一天!天啊这不说而且还看了一下午的福尔摩斯!我都快怀疑他的恋人是那个糟大叔不是我了吧太让人伤心了简直心痛到无法呼吸!”

仿佛一场浮夸的表演终止,刚刚模拟出来的夸张心碎被收敛的看不出一丝痕迹。拿起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冰咖啡轻啜一口,杯底的冰块在晃动中碰到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他脸上带着些微恶作剧的笑意,没了刚才数落恋人种种时的愤然,也不让别人从他突然变化的情绪中反应过来就换上一副绝对自信的表情,伸出大拇指指着自己的样子显然是在模仿某位著名的名侦探。

“但就算是这样的新一也好,这样不坦率的新一就已经很可爱啦!能感受到他的爱并且每天都有办法让我再更喜欢他一点真是太狡猾了!不不,别那么看我,就算你很好奇我也是不会说的,事关新一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分享的。要稍微透露点的话就是——”









“付出和得到是等值的。”






END.



“真是失败的模仿啊,毫无根据的自信可是最偏离真相的。”
“可恶的,魔术师先生。”







意念@允我与岚,之前情人节的那篇可能还要再过两个星期,大概……所以今天打的勉强——(快够x(能耍赖求个看法(?)吗?(ni

评论 ( 8 )
热度 ( 63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