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坑】奇怪的执念

*整理以前文的时候笑成傻【哔——】,话说没有一年但回头看看……好像的确是比以前有了那么一点点进步啊……
*但这篇不会再写了,整理一下堆在一块儿留个记念算了。
*2015.8首发快新吧。






>>>

阅读须知:植物大战僵尸版快新,首先你得相信它们之间有感情。ooc有,私设有,Bug有。丧病了点真是抱歉QAQ
论渣作者被人带坏的脑洞大于天际的悲剧事件。
如果这样都没问题那么请小心下翻。
渣作者欢迎吐槽和轻喷。
再次重申:珍重心脏,如果一口老血哽在喉头,请别找我,因为我也没钱付医药费orz.

#  #   #   #  #   #   #  #   #   #  #   #   #  #   #   #  #   #  # #










01.

快斗桑觉得今天幸运极了。

他早在三天前的清晨,就已经把那张姑且可以称作“预告函”的、写着歪歪扭扭字迹的小便条从人类豪宅的后院扔了进去,却极其幸运的没有被发现。小便条随着风悠悠然然地飘到了地面上,被只敢在后院里晨练的人类大叔捡到了。

“什么玩意儿……”大叔疑惑地捡起那张更像是截了一半的干净卫生纸,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已经先被文字末尾画的极嚣张的僵尸头像吸引去了目光——那个僵尸头像非常欠扁地扬着狂妄的笑。

“啊!他怎么会找上我,为什么偏偏是我?!”

大叔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像是这样:(ノ`Д)ノ彡┻━┻

因为那上面写着:“愚蠢的人类,我将于三日后的午夜,在皎洁的月光下,拜领你的脑子。”

落款是:僵尸KID












 

02. 

新一桑觉得今天倒霉极了。

在三天前的中午,他刚刚帮一户屋主挡住了僵尸的入侵,还没来得及自我修复就又被另一家屋主移植到他家帮忙,这也就算了,可为什么那个神经质的屋主一直在他跟前碎碎念:“你一定要救我啊拜托了,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啊balabalabalabala”,一长串话使得脾气温和如新一桑也怒了。

——靠你个人类我帮你保全生命就不错了你还不停地在我眼前说说说,你TMD以为植物就没有感情听不懂了啊,得了吧你一颓废大叔脸哪里还年轻啊,滚一边玩去别打扰我我还要自我修复呢。

饶是心里这样想着,新一桑还是尽职尽责的准备保护这个屋主的安危。正所谓该傲娇时傲娇该办事时办事,新一桑努力使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去对付僵尸。可正在他努力集中精神恢复时,那个烦人的屋主又开口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安全起见,我还移栽了些其他植物过来。”

新一桑听罢愣了愣,直到屋主将他未来三天的小伙伴移栽到了身边才反应过来。

“我艹蠢逼屋主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03.

快斗桑觉得今天舒适极了。

清晨熹微的阳光像碎金一样铺撒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他穿着简便的破旧运动衫在沿着江边跑步。

随手变出一朵由垃圾塑料剪成的玫瑰,微微绅士地咧嘴一笑,在僵尸少女爱心max的视线中,充满活力地跑远——身为僵尸的他连本来每个僵尸都会有点一瘸一拐的动作,都掩饰的那么完美。

——真是个愉快而又舒适的早晨。

他惬意的想,两天后将要去偷脑子的事被他忘得一干二净。




 

04.

新一桑觉得今天难受极了。

自从他身边被移植过来了几个战友后,他迫不得已停止了修复,转而友好的向他们打招呼。植物们之间是互相听得懂的,只不过因为各自语种不同,所以语音语调都有所不同。

——不,应该是大相径庭才对。

——天哪有谁能让他闭嘴吗好烦啊!

新一桑想要默默的滚到角落里去种蘑菇,可那个恼人的声音的来源并没有意识到新一桑的神色,继续很有活力的进行打招呼,声音元气满满但发音有些含糊:“嗨你们好我是服部平次,你们可以叫我服部或是服部君,未来的两天里就请多多指教啦www”

——他是天然吗居然不会看看别人的脸色?

说道这里大家也都互相介绍了一下。

首先是洋葱小分队和向日葵补给特(脆)别(弱)行动大队。

这两家经常呆一起消灭僵尸,效侓不算低,算是屋主喜欢一个放最后一个放最前的移栽对象。

其中他们派出的代表恶狠狠地警告:“小鬼们就该看着前辈如何消灭僵尸,别添我中森银三的乱!”那声音太吵,新一紧紧地皱了一下眉,对这株植物留下了深刻的不良印象。

新一桑扫视了一周,发现其实被移植过来的植物不算多,除了那两家就剩他和两个磁力菇。

——原来屋主没指望打伤KID呢,只是驱散,稍微有些失落呢。

那个有着奇怪口音跟块儿黑炭没什么两样的磁力菇就不必多说,另一个茶色的神奇混血磁力菇此时开口自我介绍了。

“大家好我是白马探,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白马君,今后的两天不胜烦扰,请多指教。”

声音干脆利落,带着异国的深邃与立体的声线。他露出了非常得体绅士的笑容,说话不骄不躁,一下子拉高了印象分。

——这个家伙还挺有趣的嘛,值得深交。

新一桑暗自思考着,偷偷打量着他,结果一抬头撞上了白马别有深意的笑。

新一桑被发现后也很淡定,用无比标准的植物界普通话自我介绍:“工藤新一,是个高坚果,请多指教。”
















05.

快斗在他自己舒适浪漫的住所里,度过了一个泛着暖黄阳光的下午。暖色的光团氤氲在一起,带着秋日落木淡香的曛风,悠然的在空气中打了个转,掠过时将风之尾调皮地蹭上快斗的一截衣角,引得他不禁舒服地眯了眯眼,唇角咧开了一个骄傲的笑:不愧是我KID精心布致的住宅!

当然,前提是他“舒适浪漫”的住所,在我们的上帝视角看来,不是一个外表破破烂烂的流动店铺的情况下。

——这个住宅可是被我怀着罗曼蒂克的情怀,在每个适当空余的地方,都插上了美丽的玫瑰呢!

他无不得意地想着,伸出手在虚空中一握,抓出一朵塑料玫瑰,将它小心翼翼地插入身边的一大束塑料中。
















06.

[不是任何事情你看到开头就可以猜到结局]

[就好比那位神神叨叨的大叔又花重金移栽了几盆看上去“很厉害”的植物一样]

[虽然后来事实证明他们也的确很厉害]

—— 真是辛苦了那几位金盏花小姐。吐金币吐得嘴都肿了。

新一默默地立在一边持观望态度,见此情此景翻了个让自己晕头转向的白眼。

— — 不是说要驱散KID吗?现在来了这么多危险份子是要闹哪样!

大叔忙着移栽的虎躯一震,背后一寒,一种“完了我将与世界说拜拜了”的震竦感顺着尾椎骨攀上心头,吓得他心尖一颤一颤的。

大叔心中默念:这种被附上背后灵的感觉简直了!有啥憋怪我都是时辰的错!

新一不管那边诡异的寂静,深呼吸鼓足勇气向离他最近的一株新植物搭讪。

“你…好……”

那株巨大的紫色霸王花一样的植物转过头来,新一与她藏在尖尖绿叶角下面的眼睛对上。

然后被吓得不要不要的。

“啊,是兰啊,好巧”

个头。

新一已经不想管他扭曲的面容了,从服部笑着不停摇摆摇摆的样子就可以想象新一此时“直到我的膝盖真的中了一箭”的表情是多么淡疼。

— — 一个高坚果表情包一定会大卖特卖。

兰微微一笑:“啊新一,的确很巧呢~”Y(^_^)Y

语气莫名温柔却让新一遍体生寒。

— — 喂喂我可不想被咬去一半啊,兰是大嘴花让我有点恐慌。

兰酱愉悦的表示新一你以为你有个表情包就能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了吗?

太天真了。





















07.

[喂喂摄像师注意这边,嗯,对没错我们先拍下一个场景,工藤君说他受到了10000+的伤害需要静静还说别问他静静是谁静静只是一个打酱油的等等等等。我看他的坚果壳都快要碎成一块一块在风中凌乱了就勉强同意他休息一会儿了,我是不是很体贴善良快来夸夸我hhhhhhh

咳,扯远了。喔你说他啊,没事没事他自我修复能力很强内心也一样的无比坚强缓缓就好了,对对我们先来拍KID这边。]

[好的导演报告导演,导演摄像灯光特效都已准备完毕,请指示!]

[嗯开始吧……嗯不对!!!不是都说了要叫我脑洞不吐不快会死星操着除草机拯救世界救世主大人吗jvbdjsfhuhjvnkflchdnc]

[导演你没事吧,画风似乎有点不对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不不我等着呢。这真真是极好的一出戏啊哦呵呵呵呵呵呵呵……]

 

KID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question.

但沙翁老先生的生死哲学问题显然是不会跨次元圈住快斗君跳脱的思维的。

那么的进退两难但他却只是对比着手中不同颜色的玫瑰忧心忡忡地叹气罢了。

——到底在拜领脑子时,是送红玫瑰好还是送黄玫瑰好呢?

快斗小青年的神色越发忧郁了起来。

所以说我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算了这两种里面还是选蓝玫瑰吧。

快斗犹豫了半天,最终艰难的做了决定。他的手腕一翻转,灵活的双指间夹着的两朵玫瑰消失不见,伸手在空中一挥,凭空握住了一朵蓝玫瑰。

还是塑料做的。

又一个新世纪的没遭荼毒三好青年陨落了。

当然他后来一时脑抽将那些蓝色的塑料壳子洒在新一头上的SB行为这里暂且略过不提。

我们除了彻底贯彻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之外还得知道犯起二来是拦也拦不住。

同时还要知道快斗君可是有个「自动规避智商」的狂霸酷炫吊的技能。

也不知道从哪儿get来这神技的,快斗君的智商君都要被玩哭了。

 

 














08.

回归正文,当快斗君正式决定使用蓝玫瑰后,向身旁的地面突然扔出一枚烟雾弹,摇身一变装,就换上了不知比破烂的休闲装正规了多少倍的白西服长披风高礼帽还有单片眼镜两件套。

为了节省,爱装逼的他也是蛮拼的。几十分钟前他才斗胆并肉疼着用打工的钱租来了这身行头,反复确认租衣时间,跟一脸无奈的舞王僵尸的助手大砍特砍其费用,用阴险手段逼着跳舞僵尸给他减了半价,导致跳舞僵尸表示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哎,我还没有威胁他我真是善良。

够了骚年别装了,咱都已经看穿了一切,详情请看我正直又微妙的眼神

好在他迅速把这种泛着金钱味道的肉疼感抛之脑后。

他扬手一挥披风,磁性低沉沙哑如大提琴般音色的声音从那一张一合的唇中飘逸而出。

“Ladiesand Gentlemen,it’s show time.”

披风猎猎作响,飞扬着舞动出轮弧。单片眼镜下的幸运四叶草吊坠也在不停的翻飞,在空中划开几道气流中的纹痕。他的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

等等为什么在这种移动小店铺里也会存在百米高空才有的狂风啊,喂喂难不成这和无论天色暗不暗眼镜都会反光是一个道理,这绝壁是自带狂风的苏技能。

什么也别说了这种苏苏苏的技能我跪给你们看啊【手动跪地.gif】





########################################









小剧场:

1.
同时还要知道快斗君可是有个「自动规避智商」的狂霸酷炫吊的技能。

也不知道从哪儿get来这神技的,快斗君的智商君都要被玩哭了。

这时从天边响起了洪亮的声音:“赶集网——啥都有——”

等等作者好像明白了什么(゚Д゚≡゚Д゚)

 

2. 
[导演你没事吧,画风似乎有点不对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不不我等着呢。这真真是极好的一出戏啊哦呵呵呵呵呵呵呵……]

然后摄像大叔就被绕梁三日不绝的余音勒死了。

——但是拍戏还是要继续的呦~( ̄▽ ̄~)(~ ̄▽ ̄

 

3.
【往事不堪回首】

【因为太过沉痛新一表示想尽快忘记这段经历】

---滴滴

忽然脑海中出现了不属于自己思考范围内的声音,新一吓了一大跳。

 

系统提示:@上帝#有着伟大任务的# 听到了你的心声,向你发起了心灵的对话。

「少年郎,我告诉你呦,这个世界总是会在你的生命中随时挖个坑等你跳下去的,所以要打起精神来啊少年郎。」

——谢谢上帝的关心但上帝你的语气有点不对吧?

新一偷偷翻了个白眼。

但他很快就说不出话来了。

「不瞒你说呦,最近我的高冷属性被触发了♫ 所以……你懂得。」

——什么————

新一想争论一番,奈何上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一些非常非常好的灵感涌上了我的心头,由此我郑重决定要挥舞着我的麒麟臂给你未来的道路增,光,添,彩√」

「不要太感谢我啊,身为上帝让自己变得萌哒哒的也非常有必要呢,少年郎你也是要加油哦【握拳.gif】」

——……哎等等你这哪里萌了啊喂!hgywdggyvsdgujguusfhuiacbifjilhacln

新一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滔天的怒火和被弹幕刷屏了一般被千万只草泥马呼啸着奔腾而过的内心,狠狠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

擦干实际上和理论上并没有的泪水,新一颤抖着用精神力点击了回复。

系统提示:对不起,您的发言有对上帝极大侮辱的句子,所以我们已经贴心的在#上帝即正义#论坛中帮您[哔——]掉了您的发言,以后请小心回复珍爱生命,不是每个上帝的贴都能随便更的Y(^o^)Y

新一此刻深信他听见了三观崩塌的声音,不急不缓却很清晰。

咔擦咔擦咔……

空中掀起了一阵节操的灰。





















【已坑】
 






*〈工藤新一,是个高坚果,请多指教〉23333333表示很早就想这样玩了XD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