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快新】兀自

迟到的4.1打脸日贺文(ni

群里的作业,可能有些眼熟是因为在某年某月酸臭满溢的某天吐了一节(。),海涵海涵。
文不对题以及智商被汪叼走了现在只会发疯【举枪自杀

我都不敢艾特了但这的确是极其愚蠢的后续,当初我想写什么早忘光了(心酸) @清風滚烫 

ooc有,是条咸鱼所以请尽情鞭打,小的感激不尽_(:зゝ∠)_




 有り触れた答えだけじゃ何も変わらないでしょ?


       兀自欣喜

>>>

“原来你在这里啊。”

走到身边的人抽走工藤新一手里的一沓资料,扯开对面的椅子坐下。

颇厚的纸张,在他坐下来的一瞬间,变成了指尖夹着递给工藤新一的一朵玫瑰花。

司空见惯的无聊把戏。

又来这套。工藤新一砸过去一双卫生眼,不耐烦的伸出手讨要自己刚刚还在仔细研究的案件资料。

“不给。”

干脆利落的拒绝声仿佛还有了理。黑羽快斗见他嫌弃地瞥了一眼递过去的玫瑰花,也就赌气地掰开工藤新一微蜷的手指,把它硬生生地塞进他手里。

落入手中的不是自己找警部拿来的资料,看着鲜艳欲滴的花朵,平成的福尔摩斯先生很不懂情调的把它随意搁在桌子上,不满地嘟囔着翻开堆放在手边的书籍。

“喂喂,名侦探你突然发短信找我就算了还不告诉我你在哪儿,我现在找来图书馆了你又把我晾一边,这么反常你是来大姨——唔噗!”

工藤新一在桌底下狠狠的踹了黑羽快斗一脚,小腿骨处传来的酸爽感一下子就让他噤了声。

忙于翻页的手指一停,他抬起头来皮笑肉不笑的盯着黑羽快斗。

“这里是图书馆,不是随你大吵大闹的你家。”

“好好……”

黑羽快斗像是被人逼着吃了条鱼一样一脸复杂。

“嗯,有意见吗。”

被刻意拖长的语调夹着一丝报复性的愉悦,搔的黑羽快斗心头痒痒却也不敢多言。

“没……”

似乎是有点不想理秒怂的黑羽快斗,工藤新一又开始自顾自的翻起书来。

不知道是哪里惹着了他的黑羽快斗也只能耸耸肩,从图书馆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看。


直到阳光悄悄洒落的光影在那朵玫瑰旁画了一个弧,从工藤新一的指尖跌落进书籍间的阴影里。图书馆的灯光亮起来,与此同时是窗外天空弥漫起的夜色。

夜华已上。

惊觉图书馆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黑羽快斗抬头,看着那个对面还沉浸在资料中的身影,有点儿纠结要不要提醒他现在已经很晚了。

稍微踌躇了会儿,他咬牙毅然决然的扯住了工藤新一的袖子,在他瞪过来之前无奈的提醒。

“名侦探,该去解决晚饭了。”

“哦。”

工藤新一单单应了一声,随即又低下脑袋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名侦探,工藤,工藤新一,新一君——喂!”

饶是再好的脾气,从大清早到现在莫名其妙被忽视已久的黑羽快斗也感到一阵恼火。

他不介意偶尔和名侦探玩玩捉迷藏,也甚至可以说他沉溺其中,非常享受名侦探只专注的注视他一个人,如天之澄亮的眸子熠熠生辉。

但现在不一样。

他索性推开面前无趣到惹人生厌的书本,起身的同时向前探身,一把扣住那双仍旧执行着主人命令的手,稍加强硬的力道不容忽视的传达出了不满的情绪。

“你干嘛。”

用力一挣未果,工藤新一不悦的皱眉。

“工藤新一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紧抿着唇,黑羽快斗的目光死死盯在工藤新一身上,灰蓝色眼瞳暗沉,闪过一丝困惑和怒意。他隔着桌子转而拽住工藤新一的手臂,用力一拉。

工藤新一没有防备一下子撞上了面前的桌沿。稳住身体后他立刻推开椅子站起来,椅脚与地面尖锐的摩擦声更令人烦躁。他忽略掉图书馆还未走的人投过来的好奇目光,甩开黑羽快斗牢抓住自己的手,冷眼瞧见对面那人也站直身体丝毫不退让的反瞪过来。

“请问我干什么了?”

行,就你最无辜。黑羽快斗气的磨牙,天知道他又怎么惹到这位有够任性妄为的家伙。以前这样他插科打诨以后就过去了,但这一次他压根儿没有打算让步。

“给我个理由。”

脑子昏昏噩噩的被三言两语刺激了。他现在很烦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烦,反正心里就一个念头,名侦探不给他一个好解释,他一定要上去跟他打一架,最好把这个脑子筋不对的家伙揍出以前的理智来。最好能让我信的过,白费了我一整天还没找你算账呢。如果名侦探你又糊弄过去那就打一架吧!!

所以打一架吧打一架吧!

他是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切换有多么精彩,对面的名侦探看着他像看见葡萄干一样一脸嫌弃。工藤新一突然又俯身扶起椅子,一脸淡然地又坐下翻开书继续阅读。

幼稚如黑羽快斗脸上五彩纷呈。他刚要出声质问,怒火刚起又被人为无情浇熄。

“你喜欢我。”

excuse me???

黑羽快斗表示不认识之前那个幼稚鬼。

一天算什么?一生他都奉陪。





END.


若是都已经司空见惯的答案那么就什么也不会改变吧? 

这个理由他心满意足的收下了。

评论 ( 4 )
热度 ( 55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