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两厌


*原本是写给kaito的生贺,但是现在不晓得该怎么接下去了。轻微cp要素,当做莫名其妙的胡话也行。

>>

归家的人没有什么好心情。工藤新一不耐烦地扯松领带,对了半天锁眼终于用钥匙拧开门。他胡乱踢踏双拖鞋就径直走进二楼书房,关上房门“嗒”的一声就落了锁。肆意如工藤新一更甚,右手还没松开门把左手就随意一甩,纷纷扬扬落下的几沓卷宗在地上安了家,而罪魁祸首正从它们身上跨过去。

工藤新一走到窗边准备把自己闷死在这个空间里。窗外停驻的鸽子咕咕的鸣叫让他脸色一黑,赶在他用比甩上门更重的力道关上窗时,原先无比悠闲的鸽子就已经惊慌失措地飞走,留下几根飘落的羽毛还有不知从何而来的吃食。

而他站定在那里,瞪着鸽子之前呆的地方,仿佛那里有一个万恶不赦的罪犯。

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前从工藤新一回家起就缩在厨房里没了动静的某人突然大起胆子,用些最为工藤新一所耻笑的旁门左道破坏了他想一个人呆在书房里的愿望。

“……工藤……君?”

黑羽快斗磨蹭半天终于冒出个头,手里还捏着根铁丝。看见工藤新一咬牙切齿的目光扫过来他立马把手一背,手指小幅度的活动,尽可能的把那根铁丝甩远。

自然是越远越好。

黑羽快斗在心中默想。他被迫接受着工藤新一愤怒的视线审视,比待在储存鱼的冷冻室里还难熬,仿佛自己还穿着晚间那身令人后牙槽酸疼的大盗服,而作为名侦探,工藤新一凌厉的眼神确乎接近于要将他缉拿归案了。

好吧,原谅我,盗一老爸。

还是黑羽先投降。只不过当他真要捅破那层窗户纸时他的内心依旧异常缄默,基于他俩作为宿敌时的默契和现在朋友间的熟稔,各自心知肚明是肯定的。就是黑羽快斗有时深刻怀疑工藤新一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心里还有那么点儿小九九。

他若是有恋人相伴,必然不是福尔摩斯就是日本该死的多的案件。



>>

没了。

评论
热度 ( 14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