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关于我的花。

“我说啊,我曾经希望过我的花永远也不会枯萎。我笨拙的去照料它,在没有别人的地方渴望会有亲切的招呼声。”

“但它毕竟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花,世界上独一无二对我而言的特殊,所以那些记不清并怀疑起其存在性的援手,还是被温房的玻璃拦在外面了。我的心开始渐渐忘记这件事,这导致我直至现在也还在苦恼,能有一个人跟我分享一切。不过花们都不太一样就是了。”

“我无法预料甚至第二天它的长势,就像我无法预料到变幻无常的天气,温房的玻璃障有没有被暴风雨击碎一样。”

“温房间有捉摸不透的通道,它们时有时无。当它们出现时我可以稍稍暂停照料我的花,去别的温房逛一逛。”

“有时候即使我出去了,别的温房里空荡荡的,陈旧的土壤还慌忙的躺在地上。主人似乎走了。墙角的蜘蛛很得意的样子,在我的注视下又结了一个网。”

“我想去外面春光永远旖旎的地方,但是我没有砸破温房的勇气。我惦念着我的花。我羡慕的看着有能力自己为自己的花遮挡风雨的人,他们欢快的唱着歌出去了,并且捧着别处从未见过的鲜花回来,踩着那些玻璃渣。”

“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愿意老老实实待在这里。”

“如果说我有一个愿望,我曾经希望过。那我百分之九十九都实现它啦。尽管我很空虚。”

“今天我的花没有枯萎,明天也是。”

评论
热度 ( 3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