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快新/K柯】也无风雨夜

客人们的身影随着雨渐小。等到这个莫名逼仄起来的空间只剩他们两个时,他抬起头,将手中一直把玩的怀表搁在旁边,晦暗的眸光盯着那个柜台后始终无动于衷的人。说不清道不明的。
他开口。

听说你这一生有雨有风浪。

也无风雨夜

 

二道白河

AU试手,OOC我错
私设十岁年龄差, 江户川柯南比黑羽快斗年长,世界观清奇

格式有点糟,另,小号废掉啦,用这个号发

 

01.

年轻人抖开披着的斗篷,露出乱糟糟的头发。他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突然不着边际的来了一句,冲着现在店内唯一的店员。

他踏进门时更惹眼,暖黄色的灯光照出了地上带进店里的水渍和污泥。黑色的布料浸透了满满的潮湿,粘在这个雨夜的访客身上,像块大号抹布样垂着。他扯松衣领,伸手进衣兜里掏了掏,摸出一个怀表盯着看了半天。毕竟这样奇怪的到访者在这里也算得上是稀疏平常,店里其它的客人们仅仅是撇去一眼,便不将关注放在这个贸然闯入的怪人身上。他们零星的小声交谈很快便随渐小的雨声一起湮没在店外的黑暗里。夜深人归去。

半晌,年轻人坐下,抛出了那句话。

“听说你这一生有雨有风浪。”

“……这么晚还不回去,是希望我为您讲一个睡前故事吗,这位客人。”

“我只是个初来乍到的旅人,没有能够回去的地方。听说这里有个有意思的店员全天候在这个咖啡屋里,所以既是好奇也是无聊,想找个人说说话罢了。”年轻人无所谓的耸肩,抓起旁边的怀表拿在手上,手腕一翻就消失不见。过了一会他又不含歉意地笑笑,伸手自觉地从店员先生衣前的口袋里摸出了那块怀表。

江户川柯南——传言整日宅在咖啡屋里的神秘店员看着面前玩的不亦乐乎的年轻人,颇感麻烦的揉了揉眉心。

……看来不陪着这位麻烦的客人聊聊是不行了。

“那好吧。”
“作为交谈的礼仪,能否告知您的名字?”

“黑羽快斗,”年轻人露齿笑得狡黠,眉眼弯成讨喜的样子,“那么店员先生你的名字是……”

“叫我江户川就好。”

“那就麻烦江户川君陪我聊天啦。”

“从哪里说起呢,嗯——这样好了。“江户川柯南斟酌着措辞,“你刚才说的也对也不对。“

只是风是狂风,雨是暴雨。


02.

“介意听个长故事吗,嘛、说不定并不是真的哦。”

“欸——怎么这样。”自称黑羽的年轻人夸张地瞪大眼睛,露出被抢走糖果般的孩子气神色,“江户川先生,该说不愧是相当狡猾的大人吗?”

“麻烦别人的小鬼,没资格说这话吧,”江户川柯南促狭地笑起来,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打柜台台面,“怎么可能告诉一个刚认识陌生人自己的事啊。喏,听清楚了,这是作为长辈教给你的处事法则。”

“可我是在听到许多传闻后,专程来拜访的呢。”黑羽快斗眼睛乱瞟,鼓着腮帮子指责前一秒还温和有礼的店员先生。“这样对待远道而来的好奇者,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是,是。”江户川柯南敷衍的应着,弯腰拿起一块抹布,头也不抬的擦拭柜台台面。“有好好跟你说话哦,麻烦的家伙还是感到感激吧。”

“自大傲慢一点都不可爱的江户川君。非常恶劣!”

>> 

< 回忆 >

“那么,自大傲慢一点都不可爱的江户川君——”明显拖长声音想惹人生气,“您,有,何,指,教?”

“能不被你认为可爱真是万分庆幸。”江户川淡淡的回击,用手肘捅了一下某个幼稚鬼,满意的看到对方瘪瘪嘴而后认真起来,“看来,我们是得去占卜命运了。”

“哈——?!”



TBC.

基德:你仿佛在逗我笑

开个连载,非常缓慢么么啾www

非常万分欢迎吐槽啊——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