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快新】无疾而终。

不要妄图让我好好说话我要发刀子啦!!

注:OOC、OOC,OOC和OOC与OOC还有OOC
坐等掉粉系列。看到这里关闭页面还来得及。

by.被数学逼疯的人



无疾而终

>>

——哦这可真他妈见鬼。

黑羽快斗克制的翻着白眼,瘪瘪嘴而后磨蹭地靠近天台栏杆。身后的人似是不耐烦,用两指嫌弃的抵住他欲向后缩的肩膀,不大的力道意在提醒他

“喂喂,黑羽你不会就这胆量吧?”

哪有!黑羽快斗很想这么反驳,但目前的情况的确是逼得他说不出任何话。此时他已离天台的边缘很近,稍一探头就可以看到楼底下的“风景”。
这可不是说他在害怕。可笑的是出没于夜空之中嚣张的总让中森警官跳脚的那个家伙,不是最喜欢往天台跑吗?
天台风不大,正是春日明朗舒适的午时。从这儿往下看可以看到有许许多多的大学生走进食堂,而能享有如此独特的视角是因为——他黑羽快斗就站在食堂的天台上。
想到这里他脸色一黑。

“别磨磨唧唧的了快点我还没吃饭呢,要不是社长大人拜托我看著你我早就跑路了。”

黑羽快斗脸色更黑了,那啥,就像某位关西侦探一样。

X

真心诚意的说,事件的起因非常无聊。
自从黑羽快斗灭了组织涨完了经验他也顺利地升入了大学,并且成功的加入了东大里面的魔术社。自然入社条件对黑羽快斗来说不是问题,但是奈何社长有一点恶趣味。

——于是这就是黑羽快斗,盯着面前的社长学姐,蔫的跟坨白菜一样的原因。

“那个,社长大人?”痛思片刻黑羽快斗还是哆哆嗦嗦地开了口,“咱能不……”

“不行!”美女社长一拍桌子一撩头发,高跟鞋狠狠的踩到椅子上还嫌不够高,“每个社员都是这么加入进来的,这只是入社的考验而已。”

“可、那能不能换一个考验?这个真……”

“婆婆妈妈的干嘛!不就是个试炼吗跟要你命似的,汤川你跟过去看着他!”

X

所以这就是黑羽快斗看似摆着张扑克face,内心却早已去找莎翁老先生探讨生与死的问题的境况了。

“黑羽,真的。”站在后面的汤川微低着头,看样子也像是恨不能为朋友两肋插刀,“我已经帮你劝了社长了,奈何社长大人她听不进去啊。”

得了吧。神游归来的黑羽快斗又一次翻着白眼。为了讨好美女连兄弟都不帮了,不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而是朝朋友两肋捅刀吧。

很好很好。汤川你行的。
等着,不撩走你勾搭的所有妹子我就不姓黑羽。

X

时间已有些不够,黑羽快斗深深吸入一口气。

——况且他也看到试炼目标朝食堂走来了。

X

工藤新一刚和兴奋的学姐告别。看着颇具活力的身影走远,他突然就放松了下来,十分无语地扯了扯嘴角。

——真是可怕啊……

他决定不再想刚才那段糟糕的经历,准备向食堂进发先去解决肚子问题。

结果。

X

“工——藤——新——一——对就是那位名侦探,”

“我——喜——欢——你——”

喊声中气十足感情充沛效果拔群,瞬间食堂周围所有的学生们立刻友善的从工藤新一身边散开形成一块儿空地,有意无意的目光就朝他身上飘,比数百道激光切割还不自在。

Oh,God.

所以说他今天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啊这么倒霉?!

X

工藤新一手上捏着的咖啡罐有点痛。

咖啡罐:爸爸,我为什么今天要被卖给这个恶魔。

X

黑羽快斗长松一口气。完成试炼后他立刻后退不让别人发现自己深藏功与名。
旁边的汤川目瞪口呆。

汤川:“黑羽你可以嘞……感觉全校都要误会了你不去挽救一下?”

黑羽快斗想也是哦毕竟对象是那个名侦探……万一他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的身份给爆了怎么办。
于是黑羽快斗又闭着眼睛回到了天台边缘,更加大声的喊了一句。

X

“新——一——对——不——起——!我只是玩真心话输了而已——!我刚才说的话请务必不要忘记——!”

说罢他潇洒地在天台上摆了一个pose(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的见),就留下一团“腾”的升起的烟雾,还有衔着玫瑰飞落工藤新一肩头的白鸽,跑路了。

留下目光已然可以当作凶器的工藤新一,和食堂周围一片“yoooooooooooooooooooo”的谜之声音。


X

事后据悉,工藤家的邻居阿笠博士少了不少危险的道具,而唯一知道真相的小女孩冷着脸表示不认识那两个幼稚鬼。

神秘鬼宅半夜传来疑似人类惨叫的小道消息已证明属实。

自此无人在大学看到黑羽快斗。(才怪嘞)




END.

>>

能、看、到、这、里、都、是、勇、士。
真的,诚不欺你们。

回顾黑篮时突如其来的脑洞,表白丽子。并不知道食堂有没有天台,反正在我印象中是没有的。不管。我病发完了。舒畅。

看到这儿还能继续忍耐我的没有抛弃我的,太太们不留个言让我勾搭一下嘛(你滚

评论 ( 25 )
热度 ( 31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