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快+新+平】kid和他的猫

*并没写到什么。
*衔接班午休时段,我控制不住自己摸鱼的手啊TTT
*只有这个片段,没有后续(缩头
*跟某部动画无关,只是借题目一用(躺地


>>

那只黑猫仿佛并没有老,当服部抱着它走过陈列的排排墓碑,最终在一个摆放了红玫瑰的墓碑前停步,它像是早有预料。

路上安安静静地缩在服部怀里懒洋洋的新一睁开了眼睛,那双蕴藏晴空颜色的瞳半眯,然后豁然完全张开,往昔的锋锐和洞悉重新浮现在深处,就像它们从未消失一样。

它轻轻地挣出服部本就环的不紧的手臂,不打声招呼就直接跃到了地上,姿态轻盈的仿佛浪迹已久的幽灵。服部看见它并没有立刻走向那墓碑,而是在他脚边蹲下,伸出舌头细细地舔舐自己的爪子,瞬间他恍忽的以为他正在跟黑羽挨着落地窗边毫无形象的坐着闲聊,黑猫瞥了他们一眼,扭过头悠闲靠近装牛奶的盘子,细细地舔舐爪子准备享受下午茶。

可这大概只是个梦。

黑猫发出了轻微的咕噜声,背对着服部甩甩尾巴。黑色的尾毛蹭到了服部的小腿,像是在进行告别。

然后它昂首挺胸地走近那束红玫瑰和那张黑白照片,步调稳当,一步一步却像不复有回头。

直到它径直走到玫瑰旁,低头嗅嗅玫瑰的味道,叼着玫瑰花茎将其挪了挪,它终于有空闲回头望服部一眼,从容地在那方墓碑前窝起来,尾巴搭上淡色的前爪,睡觉。

服部遗憾的想,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

一些没写到的小片段:


“...新一?”
黑猫没有理他,径自跳上列车窗狭窄的边沿,好奇的盯视窗外的一切。


新一蹲在小树林低矮的枝丫间,听到呼唤后静静地看着黑羽。


唉,我天天还得哄着他。要是他不高兴,就不给我小魚干吃了。
那群鸽子倒是挺温顺的嘛。


黑羽快斗最大的恐惧莫过于每天的喂食时间,而他竟还病态的抱有期待。
——不过一切想法终止于他打开冰箱和鱼对视。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6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