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快新】悖论

欧欧西和架空还有胡言乱语手拉手。
一个无聊的摸鱼。自娱自乐。

悖论

>>


九十九次了,工藤,九十九次啦。

青年活泼地眨眼,午后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扫入他的眼睛,于是映在工藤新一眸中接收进大脑的画面就成了有碎光流动的广袤天空,金色交织着朦朦胧胧的一片灰蓝,迷人的紧。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工藤新一这么想着,任由自己感到喉咙发干,喉结随着小幅度的吞咽动作移动。这对他们的关系来说,再正常不过。

对面的青年带点好笑的看他动作,另携了三分欣喜和七分相同的渴望。

“可是工藤呀,我这么这么的喜欢你,你猜猜我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话锋一转,青年笑笑,是真心实意的笑容。工藤也见的不多,如此情此景则更加难得。

“你不会说什么。你在期待我的反抗。”理了理思绪,工藤新一指出,语中明摆的锋锐和面上的冷冽如出一辙。

真不愧是工藤!青年大笑,在工藤新一平静的注视下笑弯了腰,直至要跌坐到地上如孩童般耍赖的地步。

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有一点你说错了。青年半晌抬起头,绽出一个皱巴巴的孩子气笑容。灰蓝色眸子里正汪着一团委委屈屈的水光。

“我要说——我可能,哦不、一定是最后一次机会——我不该说的话。”
“你喜欢我。如果现在不是的话,也请你马上喜欢上我。”
“因为我要亲吻你,然后再杀死你,像我曾经的九十八次一样。”

青年一口气说了三句话,脸上那种快被抛弃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了,留下了工藤怎么都看不穿的扑克脸。

“你不再说些什么吗。我要杀死你了。”

工藤新一清清嗓子,回答是出乎青年所料的。

“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还是无法停止喜欢你。”

青年一愣,然后开始无法自制的笑。在工藤面前犹如阴晴不定的天空。

这可真是感谢厚爱——!那么来吧,请和我靠近一点!我将用我的枪来射穿你的心脏,看看它迷人的样子。

黑羽吻了吻没有一丝反抗的工藤,然后变魔术的从虚空里抓出把熟悉的手枪。

砰的一声,工藤的心口开了花。是极其妖娆艳丽的样子,引得黑羽不禁用手去触摸它刚涌出时带走的温度,让魔术师苍白的指尖染上血色。

“第九十九次,工藤的心脏不是潘多拉——当然不是,否则他怎么可能再次爱上我?”

一阵令人恶心的眩晕传来。黑羽眼都不闭,只是紧紧盯着倒下的工藤新一。随后熟悉的撕扯感将他拉进不知名的空间,遥遥不知的远处闪过潘多拉的红光。





他又站在了这里,一切起始的地方。

黑羽低头看看变得更小的手,然后不出所料,他一转头就看见了一个面上透出无聊意味的小男孩。

是了,潘多拉终究是工藤的心脏,他要找到它成为工藤心脏的那一次。可是从一开始这一切就不可能发生,因为这样反复的重复过去只能依靠潘多拉的力量。

那么,他第一次杀死工藤后没有去触碰的心口里放着什么呢?

黑羽没有去想。

他走上去,进行第一百次的问候。

“请多指教,我是未来的第一魔术师黑羽快斗!”

“……你好,我是工藤新一。”

然后年幼的工藤新一第一百次迟疑着,回应了他。





END.

评论 ( 9 )
热度 ( 29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