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海有舟可渡,山有径可行

目睹一颗星星的自杀


        文野相关
        片段




太宰治在等人。

他悠闲的往海港口走,一只手插进衣兜里,另一只手的指节扣住细长的花梗,像是考虑着是否要丢弃一样的垂在身侧。淡褐色的布料妥帖温顺的伏在他身上,明明太宰治嘴角统共没挑满三四分笑意,眼里也失了风花雪月和盛开的彼岸花,一副懒散的样子却还没变。

他在等人。即使太宰治知道自己更大的几率是被等的那个,他还是选择了作为等待的一方,边往目的地走边等。









太宰治是挑在中午最热的一阵后出发的。他像想勾起注意似的向怠倦的社友们提起了自己今天的行程,然后对着显得爱搭不理兴致缺缺的社友们(期间只有敦有些困惑地看了他一眼)补充了一句有点意思的话。

他说:“各位,我要去殉情啦。”

句尾是上飘的,话语是诚恳的,表情是真挚的,配上隐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的期待,很难觉得他此次不是当真。

现实很残酷。侦探社里的大家还是安稳困怠,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江户川还在睡觉,那对兄妹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敦趴倒在桌上,唯有与谢也在他重复第二遍前抬眼看了看杵在门口的太宰,撩起一边下垂的发丝,仔细地给自己别上蝴蝶发卡。

“走好,太宰先生。”说着她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镜花找到的杂志,仍是懒懒的。






评论 ( 3 )
热度 ( 4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