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无题

001.

大概所有的消息都意味着要将他的生活搅的一团糟。

工藤新一努力撑着头,趁老师背过身去板书时扭头和斜后座的服部平次对了个眼神,后者挤眉弄眼一番,畅快地耸耸肩,对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确定了他心中某些不情愿的猜想——然后在工藤新一怒瞪过来的眼神中幸灾乐祸地笑出一口晃眼的白牙。

他肤色黑赛煤炭,可怜也就牙白了点,晚上聊天像只有牙齿一闪一闪的飘在半空。我不跟他计较。

此番心理建设做完,工藤新一忍住了想手撕煤炭的冲动,可又在视线转回瘫在桌上一丁点笔记没写的课本时,心底不禁发出一阵哀嚎,以至于想到某些恐怖事情的他一个没忍住,造成了以头撞桌的惨剧。

他亲爱的青梅……好像……是要他帮忙记笔记……来着?

工藤新一放弃与笔记的对抗,在宿醉脑袋疼的要炸裂的情况下,破罐破摔地把头埋进了手臂里,不管不顾周围的一切,开始大学以来头一次课堂上昏天黑地的睡觉。

评论
热度 ( 3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