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快新】无关

这是写给橙子的生贺的一部分,十题我有九题没填完……还有赶制的嫌疑(……)
突然发现博客不存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能不能被看到,有点sad,但是还是想在这里说。

提前祝橙子生日快乐!祝一切顺心如愿!!

╳好久没写了,有点手生……

无关





若说除组织之外,最让二代目怪盗基德咬牙、表演show上丝毫不懂欣赏,同时也是下手不知轻重的两人。

——当归工藤新一和他的福尔摩斯之友。

后者动不动用真枪造势,而前者干脆没有后者的风度,一打照面就是没商量的杀人足球和冷不防瞄准的麻醉手表。两个侦探偏偏又深受警视厅的信任,就算中森警部再不情愿,偶尔也会根据他们的意见进行警力部署,恰到好处的断他退路。更可恨的是侦探们似乎都是些无礼之徒,擅长顺从蛛丝马迹窥探他人秘密再无情的将证据摆在彼此面前,咄咄逼人且不顾情面。

其中工藤新一尤属自以为是,打着寻求真理的旗号,鲁莽的掺合进别人的事情里。

最最不可爱之人。

“我警告过你,名侦探。不要再深究我的事了。”

“是么,这是我的选择吧,与你无关。”

怪盗皱着眉第一次没了捉弄警察的兴致。他在警视厅的直升机将逃脱路线封死前翻下天台的栏杆,随即有滑翔翼在暗沉的夜幕中撑起,带着白色罪人再次逃之夭夭。

“随便你。”




>>

黑羽快斗对着手机屏幕啧了一声。

奇了怪了。

工藤宅,博士家,警视厅,毛利侦探事务所,常去的书店,学校……平常活动范围小得可怜的工藤新一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而且手机关机,问了一圈人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更何况高木警官也说最近并没有案件拜托给了他。

“或许是接受了什么私人委托?况且前几天不是去了基德的预告现场吗,有了新的线索继续偷偷调查也不一定?”

高木美和子稍微有些担忧地拧起了眉。她环臂在前,高跟鞋尖轻轻的、不安的敲打着地面。一旁提着大包小包的高木涉也露出担心的神情,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东西看向街上偶遇的黑羽快斗。

“需不需要我们帮忙,毕竟工藤君弄不好被牵扯进事件里面,警方的身份更加方便。”

不对。自从组织的事情之后,工藤新一就被亲友强置要求如果外出一定要至少保持手机不关机,方便联络。

黑羽快斗摇头。

“谢谢好意了,不过麻烦警方还是不必了。或许工藤他真的只是接了私人委托呢。”
“那就先再见啦——高木夫妇。”

向着已经跑远的黑羽快斗挥着手、高木美和子一个趔趄,差点崴脚。倒是在高木涉赶紧过来扶住她时、手忙脚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放在地上的包包。

“啊、没事吧美和子!”

冠上“高木”之姓的美和子稳住身体,望着黑羽快斗离开的方向和手中拿着的不知何时出现在口袋里的一枝玫瑰花,半晌,在高木涉疑惑的目光中又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

“走吧阿涉,我们继续去逛街吧。”

“哦……嗯?等等美和子你说,欸还——”


>>

“怎么,工藤大侦探难得的假日还待在图书馆里?让我猜猜看——嗯,是被女朋友甩了对吧。”

胡乱的猜测换来一记眼刀,工藤新一撑着头懒懒地翻看面前摆放的卷宗,开口语气没有丝毫波动。

“那么我可以这么认为,深受追捧的黑羽魔术师被他热情可爱的小粉丝们厌倦了以至于大过节的跑来图书馆找不愉快?”
“嘛也对,毕竟那么拙劣的手法,多看几遍就没什么意思了。我为那些不用再为欺诈师浪费精力的人报以最真诚的祝贺。”

有趣。

黑羽快斗眯起眼,名侦探明显是心不在焉,连反呛都没什么兴致。在他面前这样的状态十分罕见,对自己来到强装无所谓的态度,还有他绝对没漏看当他打招呼时,工藤新一身体一瞬间的僵硬。

黑羽快斗拉开工藤新一对面的椅子坐下,清走挡住视线的碍眼书籍继续插科打诨。

“哟,名侦探吃醋啦。”

“滚一边去。”

工藤新一相当讨厌有人在他看卷宗时打扰他,更遑论黑羽快斗是在不着调的调笑。他把卷宗一关,下意识的伸腿踹向对面的人,刚要碰到黑羽快斗的小腿时又僵了僵缩了回去。

“你的腿……”

察觉到不对的黑羽快斗皱着眉还未询问,工藤新一就一句棒槌似的话猛地砸过来。

“与你无关。”

短短几天内听到了同一人绝对任性的发言,一片好心好意两次付之东流,怎么都会心下不爽——真实身份是怪盗基德的某人觉得扑克脸有点绷不住,他慢慢吸进一口气,缓缓吐出来后平复着心情继续对付难搞的工藤新一。

“哦?工藤大侦探受伤还有理了?让我见识一下你充满男子气概的伤疤呗。”

黑羽快斗不等工藤新一反应迅速扯开椅子蹲下身,探进桌底快速却轻柔的卷起了工藤新一宽松的休闲裤腿。

——入目的是绷带,上面还有隐隐血迹渗透出来。

“这——!”

黑羽快斗瞪大眼睛,然而工藤新一马上用左腿给他补了一脚,让他没时间多想。


TBC.

…………努力!

评论 ( 9 )
热度 ( 21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