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扔点东西(。)

1. 逛博物馆时画像和雕像变成了活人

相当平凡的一天——
才怪嘞。

黑羽快斗低低地笑了几声,在中森青子莫名的眼神中再次压低了帽沿。

“呐,”少女有些不安的靠近行为古怪的竹马,抬手一把摘下黑羽捂得紧紧的帽子,抚上他的额头时疑惑的开口,“快斗的额头有点烫呢……果然是生病了吗?”

“呃、你在干什么啊青子!”

黑羽快斗迅速后撤并顺回了自己的帽子,他轻咂一声将帽子重新扣回头上:“反正你是不会懂——”

“什么嘛,不是说笨蛋是不会生病的吗……”中森青子假装沉吟,在瞥见黑羽快斗一瞬间不爽起来后偷偷笑出声。

“你才是啊笨蛋青子!”黑羽快斗故意大声惊叹,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他在躲开少女愤愤地一踢后凭借敏捷的身手钻进意外密集的人群,很快背影就淹没在了人潮中,留下中森青子羞恼的硬着头皮无视周遭的目光,鼓起腮帮子。

“快斗那个笨蛋!生病了还执意要来预告现场……总之,我爸爸很快就能将基德捉拿归案的!等着瞧吧!”

「这可由不得你爸爸哟~」
正排队进入博物馆的黑羽快斗摘掉耳机,露出一丝窃笑。

Ladies and gentlemen
Welcome to the show——!

X

“那么,我已拜领了‘阿波罗’的珍宝。期待与你们的再次相会。”*
白衣怪盗向四周展示过手中的宝石后微微躬身,右手抚上心口的同时一蓬烟雾炸开,严实的遮住了他的身影。
“该死!一队三队去封锁所有出口,二队跟上我。别让这个混账小偷跑了!”中森警官大吼一声,带上准备好的防毒面具后领头直直冲进烟雾之中。
彼时中森银三才刚从被手铐拷在楼梯扶手的困境下脱身,一想到那个小偷还给自己套上了馆长的面具,而真正的馆长面色不悦的指责搜查二科办事效率低,就气的跳脚。
「哼,看你这次有什么花样。」
中森银三磨了磨牙,心里却想起了另一件事。
「今天就勉强相信那个侦探小子的话吧,那么基德现在一定是在……」

X

“找到你了,基德!”

怪盗基德惊讶地回头看到中森银三带领着二队又回到了存有“阿波罗”雕像的展厅。看着形成包围架势的警察们,心中暗暗叫苦。
「天呐今天警部怎么这么厉害……」

中森银三可不管他想些什么。他看见他追捕多年的基德正处在警察的包围中丢失了逃脱之计,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束手就擒吧基德!这次真是多亏了侦探小子,之后的庆功宴一定要叫上他。”

基德眨了眨眼,恍然为何今天警部截断他的退路时那么精准。

「原来名侦探今天来了啊……本以为……不过怎么没有看见他……」
「该死,还真被笨蛋青子说中了……身体好沉……」

基德保持着沉默,在包围之中丝毫不见惊慌,心底开始快速思索逃生的方法。

「……对,有方法了。」

思此他不禁露出一个恶趣味的笑容,看得中森银三分外不爽。

“就是现在!抓住那个小偷!”

警员们听令一拥而上,在突然又一次出现的烟雾中狠狠地把基德按在地上,并为防止他不老实将他敲晕。

“哈哈,终于让我逮着这家伙了!”

X

“咳、咳咳。”

一身警服的怪盗从雕像后地板上的一个大洞里钻了出来,确认警部离开而博物馆闭馆后索性就瘫靠在雕像旁。

他长呼出一口气。

「……名侦探下手也太狠了吧,不就是…………」

“怪盗基德宝石到手了还呆在馆内,是对这里其它的藏品恋恋不舍吗?顺带一提,今天你可相当狼狈啊。”

略带戏谑的声音传来,怪盗猛地拉响心中的警报声,重拾警惕抬头望向来人。





TBC.

评论
热度 ( 3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