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从何来

一个片段,什么都没写到。

茨木童子再度于掌心聚集起恐怖的妖力。他一声怒喝,黑焰脱手而出,轰向四周缚妖的结界。

对面的一群妖怪没料到他遭受众妖围攻、又身处削弱能力的陷阱中还能留有如此力量,有几个妖瞥了眼旁边折扇越摆越快脸色已不太好看的阴阳师,偷偷打起逃逸的念头。

“区区杂碎,也妄想取吾之命!”

地狱鬼手猛地从地下探出,轰碎结界的同时带走了几只妖怪的性命。纵使他现在身上满是伤痕,也再没有妖怪敢继续留在这里与之抗衡。



但是等不到妖怪们逃走——太慢了,太弱了。茨木童子赤脚踩在会些邪术的阴阳师身上,掏出他的心,捏碎后扔在一旁。

——太过于丑陋、卑劣的东西。

他冷漠的行走在满地淹开的血泊中,直到他找到一群乌合之众间唯一奄奄一息的家伙。茨木童子看着先前嚣张的不可一世的妖怪瑟瑟的发着抖,扭曲着被黑焰烧中的身体颤抖地跪趴在地上,喉咙里胡乱地发出尖锐疯狂的声音。

他在说:“茨木童子大人!大人请饶过我吧!小、小的无疑冒犯,都是那该死的人类阴阳——”

茨木童子松开手,头颅变了形的妖怪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看着一地的尸体,他突然感到一阵说不清的烦躁。

若说他是怕这里场面难以处理,简直是笑话。他茨木童子从未怕过任何人,即使是他追随的酒吞童子亦不被他所惧。只是他现在看着身上的伤,和身边盘旋的漆黑的飞鸟,莫名的烦躁中还参杂着一点说不清的委屈。

评论
热度 ( 4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