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钟

咦——?!

【快新/向哨】如瘾随行(上)

※私设满天飞
※cp味寡淡

整理重发 + 一点点可以忽略不计的更新

是 向哨 ,请注意避雷。


如瘾随行

(上)



处理完一个B级任务,倒不至于让他感到太过疲累和精神不稳。

工藤新一独自走在夜晚的小巷里。腕上的终端投射出显示任务完成的屏幕,幽幽的蓝色成为这条业已深陷睡眠的小巷里唯一的光源。

他刚刚和塔里派来任务交接的B级哨兵完成了会面,将他从贩卖向导的组织的三个B级哨兵手中保护下的一位在野向导,正式转交给那位同样深夜被迫出塔出任务的哨兵,让他将这位向导护送至塔并登记身份。而他终于可以从与压抑着的睡意的苦战中脱身,继续休他没过完的假期。

可能是天公做美,这会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工藤新一回到刚才与敌人战斗的地方,发现血迹的确是好清理多了。要不是他赶着帮本来应该来处理善后的某位科研人员收拾完烂摊子再麻利的滚回宾馆补眠,他估计自己可能会有夜间赏雨的雅致。

细雨敲打着屋檐与石阶,这在旁人耳里可能压根听不见,可在作为A级——还是塔的次席哨兵——的工藤新一耳里,这声音就像放大了十倍不止。

哨兵的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但是因为哨兵的感知能力过强,他们只能吃最寡淡的食物,穿最柔软的衣物,否则他们就会食不下咽,或者抓搔自己的皮肉直到皮开肉绽。

而工藤新一远比其他人幸运,由于他体质特殊,逐渐摸索到了不靠向导就能进行缓慢自我调节五感的方法。

他因此更被高层看中,因而即使排位在他后面的哨兵有的超过他的实力,却仍能使他稳居次席。

因为哨兵力量有一个弊端,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向导的存在就是要阻止这一点,在哨兵失控之前把他们拉回来。否则哨兵会陷入精神黑洞,在失控后彻彻底底的变成如同植物人的存在,精神海将粉碎。

而向导却又十分稀有,与哨兵几乎是1:10的比例,所以结合的伴侣少之又少,剩下的哨兵不得不依靠含有微量向导素的抑制剂来安抚自己。

所以可推断出,一位不需要防备其突然发狂的优秀哨兵,的确是比虽然更优秀但也更难管制的哨兵要珍贵的多。


「宫野那家伙应该试试看在假期睡得正好时却被强制要求出来出任务。」

工藤新一暗自腹诽着,手上的动作却毫不犹豫。

他迅速的处理了一遍现场,将三个陷入深度昏迷的敌对哨兵拖进了停在巷口的一辆回收车里。在拖动最后一个人时他罕见的犹豫了一会,然后才翻出一把短匕,轻轻地割了一下这位哨兵的腕处。接着,不出所料,一股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传了出来。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从手表模样的空间器里取出一支注射器,从这个哨兵的伤口处开始提取他的血液。一管暗红色的流质被提取成功,他赶紧把这个哨兵拖进车内,收好注射器就又重新走回小巷里。

他站到拐角处,看着回收车驶走。正欲转身离开时嗅到了空气中一丝别样的味道。

「这是……」

他神色一凛,顺着味道找寻而去,发现味道的来源是小巷的一条死胡同里。

他握紧短匕,步伐很轻的走了进去。

不出所料,没有人在那里。工藤新一警惕的释放出自己的精神体跟在身边,蹲下身,用短匕扒拉了一下墙脚的苔藓。

「等等,这个味道,好像、」

工藤新一绷直了脊背,起身的同时手做了一个无意义的拍打裤腿的动作,原本握紧的短匕从空间器里收回去,顺带着袖里暗藏的麻醉手枪滑了出来。特质的皮靴轻轻扭转了一下迈步的方向,微转过身,工藤新一就毫不意外的看见了那个跟踪的极不走心的人。

那人被发现了也不尴尬,依旧维持着松松懒懒的样子,甚至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挥了挥手臂示意工藤——

我又在跟踪你。

“现在,你要把我抓回塔吗,工藤哨兵?”


“1412,你想干什么?”

黑羽快斗瞥了一眼语气不善的工藤新一还有他身边的德国牧羊犬,牧羊犬在察觉到他的视线后警惕的回盯住他。

黑羽耸了耸肩。

「一个两个都这么不友好……」

“我能对次席哨兵做什么呢?我只是在跟着自己的‘伴侣’而已,未免工藤哨兵为塔鞠躬尽瘁把自己折在某项任务里,到时我可没地方去哭。”

工藤新一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他盯着不远处那个不着调的家伙,半晌放弃似的解除戒严,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在这条胡同里闻到了类似你的信息素,可谨慎如你一般不会轻易释放自己的信息素,这只能证明你遇到了麻烦。但是最近几天没有‘KID’的预告,结合你回到‘事发现场’想要处理自己不小心遗留的信息素的行为来看,对于这场遭遇战你事先没有任何准备,且可能吃了一亏。而现场没有丝毫特殊的地方,只能证明你遇到了同等级或低等级人数为三人以内的敌对向导和至少一位哨兵,你们刚才进行了精神对抗,结果被你下了暗示然后你逃走了,他们放弃任务并处理了现场,独独留下了你的信息素。”他的话微妙的停顿了一下,“……所以说吧,是遇到了塔还是组织?”

黑羽快斗轻轻地鼓了鼓掌,上扬的嘴角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

“不愧是我的伴侣,分析能力真是可怕。”

工藤不理会他轻佻的口吻,皱着眉继续说:“不,应该不会是塔。塔里那群老狐狸最近忙着掩饰‘业火’计划,塔里的很多向导都被派出安抚那些计划走漏后出现失控情况的哨兵,没有时间还专门派三个向导一个哨兵来抓你。赶着这个塔自顾不暇的时间点出来捣乱的,应该就是组织。你说你跟着我,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目的吧。这说明你不想让身为‘塔’一方的我介入此事。 ”

“只是很可惜,这事不能随你的愿。”

黑羽快斗笑得更加开心:“谁说我就不能跟着你呢。万一我真的只是单纯的跟着我未来的伴侣,被这么误会我可是要伤心死。”

“不,”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就冲你这段话,你肯定行事有鬼。”


——能让工藤新一说有鬼的,不一定就是疑难问题。
——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却令他非常头疼的麻烦。

看着面前笑得比花灿烂的某人,工藤新一脑内浮现了一些糟糕的记忆,有点忍不住想仗着哨兵身体综合素质较好把他拖着打一顿。


<回忆>

一个普通的塔里生活的早晨。

工藤新一难得的晚起了一会儿。前段时间与组织持久的“游击”战使得他非常疲惫,那群狡猾的家伙愣是让他跑遍了ACD三个区域才获得了一份少得可怜的情报。同时他在昨天任务结束后还收获了一份“意外”之喜,让他不得不多用些时间思考,故而也决定给自己放会儿假,去塔外悠闲一段时间。

这么想着的他,毫无意外的睡过了头。当他急忙起身洗漱赶到办公室时,一打开门就被空气中缭绕的烟熏了满头满脸。

“咳、咳咳……赤井先生?”

不知为何出现在他办公室里的现任首席哨兵压根没有在意对于他们来说有些过于浓郁的烟味,反倒轻轻磕了磕烟头,又深吸一口,敛着锋锐的绿眸不带丝毫感情地瞥了他一眼。

“小鬼,”赤井秀一没有忽略听到他这么称呼后工藤新一稍显不悦的眉眼,隐去嘴角勾起的一丝笑意后接着道,“现在发生的事你信不信我不管,别去深究。”

“什么?”

“有些事还是成为秘密较好。告辞。”



TBC.

工藤:【黑人问号.jpg】



即使是重新整理再发,这一篇……也还是缘更(因为太久没写忘记当初想写什么来着了)

打滚求评么么哒!



评论 ( 3 )
热度 ( 45 )

© 疏钟 | Powered by LOFTER